阅读历史
换源:

第24章 杀敌训练是熔炉(2)

作品:抗战之铁拳特攻队|作者:锅巴王|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0-26 21:06:59|下载:抗战之铁拳特攻队TXT下载
  岳刚看得非常清楚,在鬼子观察员的嚎叫声叫,早有准备的鬼子兵反应极快。

  “哒哒哒……”

  三十几挺轻重机枪速度最快,它们疯狂扫射,子弹像暴雨一样狂射,掠过河流,将灌木丛打得粉碎。

  随即,迫击炮、掷弹筒发威,数十颗榴弹呼啸而出。

  “嗖嗖嗖……”

  “轰轰轰……”

  数十颗榴弹精准地砸进灌木丛,将灌木炸得尸骨无存,化为灰烬,燃烧起来。

  毛用都没有,何达武带着三位兄弟,跑向猫耳洞,一头钻了进去。只要进了洞,榴弹再也无法威胁,猫耳洞并非浪得虚名。

  趁着鬼子扫射与轰炸,张有河带领的第二组连续开枪,每人均将五颗子弹打光,才转移。

  为何如此胆大,原因太简单了,鬼子的机枪声、轰炸声,掩盖了他们的枪声,何况还有假狙击点掩护呢。

  二十颗子弹,打中六个全都的工程兵,其中两颗子弹一中二,造成二死四伤。

  鬼子观察员看到又有工程兵倒地惨叫,一惊,快速根据工程兵中弹情况观察。他们行动不可谓不快,眼光也非常毒辣,很快就找到对方新的“狙击点”,当即叫嚷起来。

  机枪组急速调头,疯狂扫射起来,子弹泼过河流,直扑对方新的“狙击点”。

  “哒哒哒……”

  迫击炮、掷弹筒调整角度,急速轰炸。

  “轰轰轰……”

  新的“狙击点”在子弹与榴弹中粉碎,变成灰烬,剧烈燃烧。

  就在这里,何达武等人又利用鬼子轰炸产生的巨响,悄悄跑出猫耳洞,进入早就设计好的狙击点,朝着修桥的工程兵连续射击,四人打出二十颗子弹,更不看战果,就跑回猫耳洞。

  “啪啪啪……”

  二十颗子弹,击倒三名鬼子。

  很快,鬼子的子弹、榴弹落在狙击点上,真是精准无比。

  可惜,在这种情况下,鬼子越是精准作用越小,因为何达武等人早就跑开,如果鬼子打歪、炸歪,还有可能伤害到何达武,偏偏打得这么准,那就没办法了。

  岳刚观察得非常清楚,认为兄弟们的战术虽然有瑕疵,但问题不大,继续训练就能达到完美境地。不过,各项素质还差得远,最差的自然是射击,精准不好,勉强及格,别说优,就连良都达不到。

  狙击点离鬼子不过两百多米,但命中率太低。

  刚才那轮,二十枪才击中三人,还是工程兵密集的情况,有几颗很可能是蒙的。六七颗子弹打中一人,离“铁拳特攻队”要求甚远。

  这时,张有河那一组又悄然射击,因为鬼子工程兵已经警惕,开始隐蔽,二十枪才打中两名工程兵,命中率喜人。

  但转移深得岳刚精髓,行动那叫一个快,等鬼子反应过来,调整掷弹筒、迫击炮进行覆盖时,张有河他们早就没影子……

  对岸小山,朝生平四郎十分困惑。

  他明明看到,在每一次报复中,对方的狙击点都被子弹与榴弹笼罩,完全被摧毁,可是火力偏偏没有任何变化,总是这里消失,那里又冒出来,简直就像打地老鼠一样,总是打,却总打不着。

  他忍不住吼道:“八嘎,八嘎,每一次都摧毁他们,但他们就像打不死的幽灵,又冒出来,又冒出来。打下左边的,右边出击;打下右边的,左边射击。”

  参谋道:“他们要么是人多,采取添油战术,要么是有新战术,导致我们的摧毁战术无效。我预感他们有新战术,无他,是‘幽灵’在指挥,肯定阴险无比。”

  朝生平四郎仔细观察、倾听,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奇怪,他们像只有两组人,每组四人,轮流出击。八嘎,难道他们只有十几人,不是一个连,更不是一个营,就一个班?”

  参谋断然否定:“不可能,不可能!一个班,敢堵住我们修桥,敢渡河摧毁我们重炮?他们之所以只派两个小组狙击,是阴谋,让我们产生错觉,以为他们人少,从而做出错误的判断。要知道,我们的对手是‘幽灵’,他的狡猾超出我们理解。”

  朝生平四郎将信将疑,但还是认为参谋的话正确。

  若是对方真的只有一个班,就将他打得魂飞魄散,这要传出去,他岂不是成了“恐怖”的笑话,到时,天皇也救不了他。

  冷枪之战不断进行,工程兵不断倒下。虽然每次都是几人,但积少成多。最关键是煎熬啊,鬼知道下一颗子弹的顾客是不是自己。

  朝生平四郎改变战术,让观察员、机枪、迫击炮、掷弹筒分为四组,不断寻找对方的狙击点,一旦发现就进行覆盖。只可惜,他们的观察能力“太强”,射击、轰炸太精准,总是打中假阵地。

  参谋询问是不是停止修桥,朝生平四郎断然拒绝,开什么玩笑,不及时通桥,他的军人生涯就会中止,生命难保。何况,用不工程兵做诱饵,如何歼灭对手。

  虽说不见对方火力减弱,但万一对方使用添油战术呢,那也是打死、炸死无数,大家的损失应该一样,谁也占不了便宜。

  断桥边,工程兵没有接到撤退命令,只能冒着生命危险拼命修桥,但速度显然慢了许多,因为恐惧,一些工程兵出现错误,有几个零件还掉进河中。这下问题大了,要等新零件才能继续。

  “啪啪啪……”

  三名工程兵中枪,一个胸口中弹,一个大腿中枪,另一位最为倒霉,栽倒下河,发出凄厉长嚎。

  其他工程兵猛地扑倒,脸色铁青,愤怒地狂叫。

  “八嘎,可恶的支那人,有本事打步兵啊!”

  “我们只是工程兵,非战斗人员。”

  “八嘎,迫击炮轰炸,轰炸呀,把他们全炸死!”

  “轰炸几百发炮弹了,还杀不了他们吗?”

  “天皇啊,难道他们是打不死的‘幽灵’吗?”

  “妈妈,我要回家看樱花,吃寿司,喝清酒……”

  可惜,“啪啪啪……”又是一组子弹飞来,虽然他们卧倒,但人多就是“优势”,仍然有两人中枪,这回,全是屁股中弹,“方便”时就更加“方便”了。

  一些工程兵忍不住了,爬起来就向岸边跑去,边跑边嚎叫。

  “八嘎,我不想死,不想死!”

  “不消灭对方狙击手,就不修桥。”

  “八嘎,我们不能当支那人的活靶子,这是耻辱,耻辱,巨大的耻辱啊!”

  但是,后面有朝生平四郎派出的监督队,看到有人逃跑,当即用机枪扫射,瞬间打倒一批。

  监督官吼道:“大佐有令,谁到后退,就是违抗军令,背叛天皇陛下,格杀勿论,不能进入靖国神社供奉。”

  逃跑的工程兵怔住了,停了下来。

  他们不怕死,却怕背负背叛天皇的罪名,一定有这个罪名,那就惨了,家人与家庭都会蒙受巨大耻辱。更何况,死后还不能进入靖国神社,这等于人死后不能进天堂,不能轮回,你说惨不惨?

  没有办法,工程兵只能返回断桥,继续修桥,继续忍受冷枪,挨着最冷的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