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用狼孩召令狼群 草原射雕五兄弟1

作品: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团|作者:胡涂2018|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10-19 04:37:50|下载: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团TXT下载
  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团最新章节!

  每一天,铁木真都要等狼孩饿得实在不行了,才拿着食物去喂,而且不让其他人代劳。

  十多天过去了,狼孩看到铁木真时,不再露齿威胁,目光也柔和多了。

  看到这里,铁木真尝试着伸出手,去抚摸狼孩那凌乱的头发,狼孩没有挣扎,也没有掉头噬咬,他感到一丝欣慰,知道已经接受了自己,再等一段时间,就可以松绑了。

  但是,当家里的其他成员试图靠近时,狼孩还是露出了狞厉的面孔,根本不允许靠近。

  诃额仑见了,为了防止狼孩伤人,便对铁木真说:“狼孩接受了你,以后也会接受其他人的,现在只能将腿上的绳子松掉,逼迫他像人一样,用两只腿走路,而不是像狼那样爬。”

  她还强调了一句,“一定要记住,暂时不要松掉手上的绳子,免得抓伤你的四弟弟和帖木仑。”

  铁木真也很清楚:“额吉说得对,我也有一些担心,现在解掉手上的绳子,他一旦发起脾气来,可能还会掀掉锅和火撑子,如果将大家烫伤,那就惨了!”

  于是,铁木真为狼孩洗了一个澡,然后解掉了腿上的绳子。

  果不其然,两只腿可以自由活动后,狼孩还想像以前那样爬着跳着走路,当发现手被捆住,根本无法迅速移动时,开始大发脾气,用双腿乱蹬一气,差点踢倒毡帐里的火撑子,吓了诃额仑一跳。

  情急之下,诃额仑丢了一块羊肉,狼孩扑到羊肉跟前,将肉吃进嘴里后,才慢慢地安静下来。

  除了为不能快速爬动发脾气,狼孩还经常跳出毡帐,去挑衅那十只犬。大白通人性,见狼孩上去就跑开了,可是那三只像狼一样的犬,脾气也非常暴躁,见狼孩接近,立即卷起了上唇,露出犬牙进行威胁,根本不允许靠近。

  铁木真怕伤到狼孩,立即上前将犬赶开,狼孩在狼群生活的时间很长了,通晓狼语,对狼和犬的叫声、身体语言也很熟悉,见十只犬夹着尾巴跑了,变得更加有恃无恐,经常倚仗着主人的偏袒,欺负十只犬。

  除了欺负犬,见了高大的马,狼孩也不当回事,还想让前去噬咬这些庞然大物。铁木真更加担心了,马很容易受惊,草上飞拒载狼孩,就是最好的证明。

  何况,马也不是好欺负的,它们为了自卫,骒马为了保护马驹,只要后腿用力一踢,狼孩就可能身负重伤,再也爬不起来了。

  狼孩的这些举动,说明还是把自己当作一只动物,喜欢与其它动物争长较短,让诃额仑和铁木真哭笑不得。

  为了抑制狼孩的兽性,恢复人性,诃额仑吩咐铁木真,将犬和马留在营地上,只带着四个弟弟和狼孩去草原上玩,他们单独在一起走路、聊天,从而让狼孩尽快适应人的行为和习惯。

  单独在一起时,铁木真便经常将狼孩提起来,让他尝试用两条腿走路,狼孩开始还有些抗拒,但双手被捆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铁木真五兄弟,在前面走得很轻松,自己却在后面爬得很吃力。

  有一次,狼孩竟然主动站起来,开始模仿铁木真五兄弟走路的姿势,脚步还有些蹒跚,却明显没有爬那么吃力了。

  一个月下来,狼孩可以用腿走路了,也学会了几句简短的对话,让诃额仑和铁木真非常开心。

  这个时候,狼孩与大家都非常熟悉了,不再表现出攻击性,铁木真便松去了手上的绳子,狼孩的双手自由后,走得更加稳了。

  整天与铁木真五兄弟在一起,到草原上学走路、说话,加上狼孩本身也是孩子,再也不愿意与犬马为伍了,反而腻着铁木真,总是与他们五兄弟打闹、玩耍。

  不过,狼孩下手很重,防备心也很强,稍不注意就会伤到人,大家一起玩耍时,总是要让着他,狼孩一旦受到委屈,就会翻脸不认人,甚至是伤人。

  接下来,铁木真开始教狼孩说话,狼孩只有一点进步,毕竟已经四岁多了,错过了学习说话的最好年龄段。

  即便是后来,他最多也只能说一些简短的用语,不能用完整的句子,来表达复杂的意思。

  半年过去了,狼孩吃了熟肉后,身体比以前更加粗壮结实,明显比同龄人的帖木仑,个头大了很多。

  他俨然成了诃额仑最小的儿子,只是浑身长着稀疏的毛发,连脸上也不例外。诃额仑给狼孩做了一件皮袍,但他长着很多毛,穿在身上怕热,诃额仑只好改成了褂子,狼孩才接受了。

  除了走路、说话,狼孩很快还学会了骑马,水平与铁木真五兄弟相比,当然还是差了很多,却能用马代步了。

  铁木真想教他射箭,可是狼孩的身体协调性很差,箭射出去后,总是离目标差得很远,只好放弃了。

  不过,他对打猎特别感兴趣,当猎物一出现,便开始手舞足蹈,显得非常兴奋。

  这年秋天,与德力特狼群合作捕杀黄羊时,铁木真才发现,狼孩原来还懂狼语和犬语。

  这一天,德力特狼王带着狼群,来到了铁木真一家的毡帐外,大白带着九只犬迎了上去,像欢迎久别的朋友一样,彼此用身体语言,打起了招呼。

  铁木真上去后,狼王看着铁木真,嗥叫了几声,然后带着狼群向远处走去。铁木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便没有跟上去,狼王有些着急,掉头跑了回来,又开始嗥叫。

  狼孩听了,立即对铁木真说:“黄羊,一大群黄羊。”

  铁木真听了,赶紧问道:“你懂狼语?”

  “是,我懂。”

  “黄羊群在什么方向”

  “跟狼走。”

  “有多远,好准备东西。”

  “不远,不准备。”

  听到这里,铁木真立即叫来哈撒儿、别勒古台、合赤温和帖木格,大家带上布鲁棒和弓箭,同时还另带了几匹马,准备用来驮黄羊。

  准备好之后,铁木真让狼孩告诉狼王,让狼群在前面带路,狼孩嗥叫了几声,狼王立即带着狼群在前面走,铁木真一行人和一群犬跟在了后面。

  大约跑了五公里,狼王和狼群才停了下来。

  狼孩转达了狼王的意思:“前面黄羊,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