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七十八章区别

作品:不一样的日本战国|作者:五四四五五|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10-23 10:59:13|下载:不一样的日本战国TXT下载
  爱听书 itingshu ,最快更新不一样的日本战国最新章节!

  木下秀吉额头冷汗不断滴在榻榻米上,形象狼狈不堪,娇小秀气的脸上满是狠绝,咬牙道。

  “殿下英明果决,每每设立目标,必身先士卒。

  清洲城接近上尾张四郡,殿下居住于此,乃是为统一尾张聚集兵力与补给而居于前线。

  如今改迁小牧山城,亦是故技重施,将居城迁近美浓,方便调集人员物资,攻略其国。

  殿下大智大勇,木下秀吉佩服得五体投地。”

  织田信长脸上满是舒畅,这猴子其他本事不提,马屁拍得是一等一舒服。

  武家多少都带点矜持,也就是她,足够不要脸。说得很是肉麻,让一向放浪形骸的信长非常满意。

  她翘起嘴角,心情愉快,嘴上却嚷嚷着。

  “休得胡言乱语,评议之中讲得什么东西,有事说事!”

  一众武家无语,看主君口是心非的模样,这小猴子算是过了关。

  木下秀吉也是稍许安心,抹了把额头的冷汗,继续说道。

  “殿下迁移居城乃是上策,我岂敢反对,只是对后勤补给修建在犬山城,有不同的见解。

  东美浓是斋藤家根基所在,即便一色义龙弑母改姓,当地武家还是愿意臣服她。

  两国实力相当,我家统一尾张时日不长,如果强势攻略东美浓,怕是旷日持久,后勤难以保障。”

  木下秀吉的确聪明,她如果提及出阵作战,便是越权非议军政大事,柴田胜家就有借口发飙。

  可她偏偏句句不离后勤补给,丹羽长秀掌管家中庶务,作为她麾下的奉公人,说说后勤问题也不算越界。

  可战阵之事,打得是武勇,看得却是后勤。

  她嘴上说后勤,却是在否定柴田胜家提出的美浓攻略,还让这位大佬发不出火来。

  织田信长不动声色,右手食指在榻榻米上敲了敲,问道。

  “那你的意思,军备粮草该囤积何处?”

  木下秀吉恭敬回答。

  “小牧山城以西。”

  柴田胜家再也忍耐不住,指着她骂道。

  “贱民!妄议军事!

  你懂战阵之事?你懂地形军略?

  胡说八道!”

  柴田胜家是怒火攻心,一时间在织田信长面前亦是忍不下去。

  织田信长手掌猛击榻榻米,双目朝柴田胜家翻了过去,淡淡一眼看得她心里打颤,低头叩首不再言语。

  “继续说,把话说清楚,免得你死得冤枉。”

  信长杀气腾腾的话,把木下秀吉吓得几乎瘫倒,她强忍着尿意,说道。

  “尾张美浓两国都是五十余万石,实力不相上下,如若强行攻略,怕是难以成事。

  西美浓诸武家与一色义龙貌合神离,绝不肯为她耗损自家实力。

  殿下可从西美浓入手,用兵为辅,攻心为上。

  尾张刚才一统,我家实力不足以压倒美浓一色家。美浓只可智取,不可强攻啊!殿下!”

  说完,木下秀吉重重叩首,不敢再抬头了。

  织田信长看了眼下首,丹羽长秀面带苦涩,柴田胜家怒火中烧,摇了摇头。

  丹羽长秀亦是无奈,木下秀吉这些话说到了她的心坎里。

  织田信长胆大妄为,做事冒险是常态,她这个后勤大管家当得惨啊。

  好不容易在桶狭间打退了今川家,结盟三河松平家,解除了东海道方向的威胁。

  尾张统一,百废待兴,以为能松一口气,织田信长又兴冲冲准备迁移居城,攻略美浓。

  她一口血卡在喉咙,不知道该不该吐。这永远奔跑在路上的主君,是要活活累死她啊!

  一旦攻略美浓之事敲定,她又要焦头烂额想办法弄粮食,弄军备。

  可美浓是大国,如若战事焦灼,管理后勤的她非得被物资短缺之事,逼得切腹不可。

  木下秀吉行为虽然僭越,确是说出了部分家臣的心声,战事太过频繁,人心思安。

  而柴田胜家的怒火却代表着武将的立场,在得到织田信长允许后,她再度开口怒斥道。

  “你这猴子不懂打仗!

  犬山城是木曾川以南最好的据点,尾张东西唯有此处最适合对美浓发动攻势。

  你说军备物资聚集小牧山城以西,你给我选出个合适的地方来。

  那边进军困难,根本无法展开攻势,给予西美浓压力。

  武家畏威不畏德,没有刀剑作为后盾,西美浓武家凭什么听你招呼,投效我家。

  军国大事,岂能儿戏!”

  柴田胜家的话不无道理。

  斋藤道三入赘斋藤家,以守护代斋藤家取代守护土岐家,成为美浓国主宰。

  她的居城稻叶山城位于美浓中心,左右为东西美浓。

  一色义龙杀母夺位,居城依然是稻叶山城。她得位不正,西美浓武家不稳,才有了分化拉拢的可能。

  可任何策略的前提是拳头够硬,织田家不能给予西美浓足够的压力,就难以说服她们反叛一色义龙,投效织田信长。

  尾张与美浓两国以木曾川平分浓尾平原,亦是两国的边境。

  木曾川从东至西横穿浓尾平原,然后南下伊势湾,成为尾张与伊势两国的分界线。

  因为转弯南下,北面西美浓地势占优,处于南岸的西尾张缺乏优良的军事据点,囤积物资兵员。

  更麻烦的是,木曾川,揖斐川,长良川形成的水系在西美浓组成了类似川字型的脉络,严重阻碍军势行进。

  在缺乏后勤据点的情况下,任何渡河进攻的策略都难以达成目的。

  而东尾张的犬山城,却是整个木曾川沿岸最适合成为攻伐美浓的南岸据点。

  连木下秀吉这个半路出道的武家,都知道后勤的重要性。

  柴田胜家身经百战,怎么会不了解,打仗打得是后勤的道理。

  她向织田信长建议的美浓攻略,是以犬山城为后勤据点,渡河攻击东美浓。

  这个策略的根本是建立在犬山城优秀的后勤位置,适合军事行动的前提下。

  木下秀吉就算把西美浓攻略吹得天花乱坠,也无法掩盖西尾张难以展开攻势,压迫西美浓的窘境。

  她被柴田胜家凶神恶煞的眼神震慑,喃喃说不出话来。

  织田信长却看见她身后的丹羽长秀眉头一抖,就要开口说话。

  抢先说道。

  “都闭嘴!吵死了吵死了!

  今天评议结束,改日再议。都给我滚蛋,累死我了,我要休息!”

  织田信长一阵咆哮,转身离开了议事厅。

  众姬面面相觑,柴田胜家看着伏地不起的木下秀吉,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丹羽长秀叹了口气,上前关心道。

  “秀吉,你没事吧?”

  木下秀吉话带哭音,说道。

  “丹羽大人,我,我腿软了,站不起来。”

  丹羽长秀一愣,哑然失笑。

  “看你胆大包天,原来还知道怕啊。”

  织田信长回到内室,面上的狂浪瞬间收敛,一脸冷漠。

  刚才丹羽长秀差点下场与柴田胜家起了冲突,该死的猴子,真是会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