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七十六章抉择

作品:不一样的日本战国|作者:五四四五五|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0-20 06:17:18|下载:不一样的日本战国TXT下载
  小耳朵涂涂();

  赤尾清纲出言调侃,海北纲亲压抑怒火,勉强平静道。

  “赤尾大人莫要胡闹,这是殿下座前议事。”

  赤尾家是浅井家亲族,类似斯波家与足利家的关系。

  赤尾清纲可以随意一些,海北纲亲却无法做到她那样撒泼,有些暗亏只能吃下去。

  她继续说道。

  “两家夹击并不是无懈可击。

  一色义龙弑母夺位改姓,美浓武家不服者众多。

  此次侵袭拖得久了,国内必生祸乱,她定会选择速战速决。

  只要我家严防死守,将其堵在坂田郡内,她只能退去。

  而六角家内乱,六角义贤退位却死抓权柄不肯放手,家臣团非常不满。

  北上征伐,也是要获取土地安抚拉拢亲近的家臣,压制后藤贤丰为首的家臣团。

  且让她去打,三郡武家不是不肯给我家兵粮役吗?不是要自己动员维护我家吗?

  既然她们想立功,就让她们立个够吧。

  六角义贤一定会选择琵琶湖东岸犬上爱智两郡,进行北伐。

  我家可以借机消耗两郡武家的实力,对战后吞噬两郡领地有利无害。

  最好打得斯波藤堂领灰飞烟灭,亦是少了一个隐患。”

  赤尾清纲冷冷看她,说道。

  “你是要抛弃两郡武家?

  坐等她们被六角家消耗殆尽,六角家也是锐气尽失,我军再南下收割战果。

  不错不错,真是好计策。我家的名望就全给你毁了!”

  她怒视海北纲亲,对浅井长政鞠躬,正色道。

  “海北大人之策贻害无穷,殿下万不可采纳。

  浅井家能崛起于浅井郡,驱逐京极家,乃是北近江武家不堪京极家横征暴敛,拥护我家。

  之后,主家三代苦心经营北近江,才有了今天的基业。

  殿下在野良田驱逐六角家,收回三郡。近幾一战后又得幕府恩赏,加持北近江守护代役职。

  年少有为,北近江诸武家日益归心。

  如若您弃犬上,爱智两郡武家不顾,让她们被六角家消耗。

  再死守坂田郡,任由美浓一色家肆虐郡中。

  高岛郡武家又会怎么看待此事?兔死狐悲!

  四郡人心丧尽,就算得到了土地又有什么用?

  浅井家三代积累的人望皆毁于一旦,殿下三思!”

  浅井长政心中一凛。

  海北纲亲的策略对浅井家近期困境来说,的确是切实有效。

  但长远来看,却是撅了浅井家的根基。

  浅井家不过是北近江守护京极家的家臣出身,在守护体系中的地位并不高。

  能有今天。

  一是京极家不得人心,浅井家被北近江武家推到台前,为大家争取利益。

  二是浅井家掌控浅井郡,亲族赤尾家占据伊香郡,在两郡根基深厚,实力雄厚。

  说浅井家是北近江之主,占有六郡之地,其实真正的根本也就是这两郡。

  浅井家起家不光彩,亦是下克上的武家。

  京极家做事不地道,武家们就找一家头铁的带队造反。

  打输了自然是那家灭门,打赢了就认主归顺,扶她家当老大。

  这一家,就是浅井家。

  浅井家三代把持北近江,一代驱逐京极家,二代被六角定赖打成藩属,三代浅井长政野良田拼死一搏,保住了浅井家的北近江基业。

  照着海北纲亲的意思,死守坂田郡关隘让一色家肆虐乡野,再出卖犬上,爱智两郡给六角家折腾。

  高岛郡倒是无事,在一旁瑟瑟发抖,看主家出卖麾下各郡武家。

  如此,浅井家就能以逸待劳,将外敌击退,把不服的武家消耗掉,彻底吞下北近江?

  做梦吧!就算武家们这次吃亏隐忍一时,日后也会选择投靠外人,返过身来砍了浅井家!

  武家哪有好相与的货色,姬武士少有愚忠的死脑筋,大多是见风使舵的好手。

  浅井家敢卖她们,她们就敢勾搭外人,一起灭了浅井家。

  京极家出自佐佐木家,是近江国千年名门,武家们都会因为过高的兵粮役,起了反心。

  况且,现在是浅井家先动手出卖她们。

  浅井家三代耕耘,终于得到了幕府承认,有了北近江守护代的正式身份可以统御这些武家。

  海北纲亲一顿操作猛如虎,结果与四郡武家结成死仇,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藤堂虎高再能折腾,斯波义银也是守护大名。

  守护体系内做事有规矩,浅井家在规则内玩,斯波家在北近江就掀不起波澜,只是添添堵而已。

  可如果照着海北纲亲的主意办,北近江人心散尽,还要与斯波家反目成仇。

  藤堂领可是好好动员武家们为浅井家效力,回头被浅井家卖了个干净,这是把谁当傻子呢?

  赤尾家乃是浅井家亲族,两家一损俱损,自然不允许海北纲亲乱来。

  就算借此顺势吞下整个北近江,也是国无宁日,迟早崩盘。

  浅井长政沉思半晌,说道。

  “我欲与织田家联盟,共抗美浓一色家。联系藤堂虎高,说我答应了,还请斯波家从中牵线。

  新依附三郡武家自发对抗六角家侵袭,向各家发感状嘉奖,并提供支援。

  联络伊贺国前田利益,请她牵制六角家军势,待我击退一色义龙后,立即南下与她呼应。

  再次向幕府发出预警,六角家联合美浓一色家犯我北近江。

  我是将军认命的北近江守护代,守土有责,请求幕府介入。”

  赤尾清纲满意得伏地叩首。

  海北纲亲亦是无奈低头鞠躬,不再争辩。

  主君已经有了决断,联盟织田家,与斯波家达成默契,再说无益。

  浅井长政还是没有勇气甩开幕府独走,照着海北纲亲的意思,得罪四郡武家又如何?

  幕府衰败,乱世已至,如今最要紧的就是吞下土地和人口,不断扩张势力。

  只要还能扩大地盘,获取利益,有利可图的武家们就会选择支持主家。

  人望就是个p,乱世最重要的是实力,是填满武家们贪欲的恩赏。

  可浅井长政与赤尾清纲却死捏着一个名分不肯冒险,区区北近江守护代而已,比起整个天下,又算得了什么。

  从今以后,浅井家便只能在北近江这个小鱼塘中打滚,乖乖做幕府麾下的守护大名了。

  海北纲亲叹息一声,浅井家保住了北近江,却再无机会争夺天下。

  她抬头看向眉眼间还带着稚嫩的浅井长政,暗自摇头。

  殿下还是太年轻,迟早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乱世来了,这时候就该有抛弃一国武家拥戴的果决,以战养战,用人惟才,方可席卷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