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七十二章阴谋

作品:不一样的日本战国|作者:五四四五五|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10-16 06:22:19|下载:不一样的日本战国TXT下载
  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不一样的日本战国最新章节!

  当高田阳乃在堺港展露獠牙时候,她不远处,三好家控制下的摄津国却是愁云惨淡。

  摄津芥川城,一场葬礼正在举行。

  三好长庆的二妹,在近幾之战拿下丹波国,为三好家立下功勋的三好义贤,病逝。

  大战中她带伤坚持,在战后病倒,终究没能熬过这个冬天,死在了芥川城。

  三好义贤是三好长庆留在近幾的支柱,掌控三好家摄津丹波两国,权势甚大。

  她的死亡使得三好家并不平静的水下,暗流越发汹涌。

  借着葬礼,三好三人众聚集在芥川城,为后三好义贤时代商量对策。

  教兴寺一战中与松永久秀建立友谊的三好长逸,也邀请了她参与其中。

  松永久秀因为献策有功,被三好长庆任命为淀城城主。

  淀城是三好家对线幕府的前沿,唯一一个在山城国内的据点,在战略上份量很重。

  松永久秀身为城主,地位不容小觑。

  四人礼节上寒暄几句,进入了正题。

  三好长逸皱眉道。

  “三好义贤大人过世,近幾三好领地无人统领,不知道殿下会如何安排。”

  三好义贤的去世,给予了依附她的三好三人众巨大打击。

  三好家的四姐妹三国体系,以三好长庆为核心。

  二妹三好义贤早年镇压阿波,后调往摄津,权利最大。

  三好三人众之中三好长逸掌管的摄津众,三好政康掌握三好本家的三好众,都是三好义贤麾下。

  再加上岩成友通时常为三好家出使各方,三好三人众的势力仅在三好四姐妹与少主三好义兴之下。

  可近幾之战后,一切都乱了套。

  十河一存战没在大和,三好四姐妹一角崩碎。

  赞岐众因为大和一战死伤惨重,不仅实力大损,还受到家中各派质疑,有动乱的可能。

  更麻烦的是,三好家正统继承人三好长庆的嫡女三好义兴战死,家业由谁来继承?

  最后,三好长庆选择过继十河一存嫡女十河义继,改名三好义继承接少主之位,安抚赞岐众。

  此举引发了三好义贤的不满,连带三好三人众也与三好义继不和。

  如果三好义贤还在,三好长庆面对这个军功赫赫,德高望重的妹妹还会感觉扎手。

  可偏偏这时候,三好义贤死了,站在三好义贤阵营内的三好三人众就尴尬了。

  自己一派的领袖人物不在,面对少主三好义继,乃至家督三好长庆的打压,她们扛得住吗?

  三好义继这些天也不是无所事事,她拉拢了阿波众的首领篠原长房,三好长庆的三妹安宅冬康。

  阿波,淡路,赞岐本就是三好家根基三国,三国众一齐支持少主,作为反对派的三好三人众就难受了。

  如果这时候三好长庆出面剪除她们这隐患,三人怕是没有还手之力,势力分崩瓦解就在眼前。

  三好长逸也是想不出办法,这才找来她欣赏的后辈松永久秀,看看她有没有好主意。

  松永久秀笑了笑,说道。

  “殿下会如何安排,这就得看三位大人舍不舍得手中权势了。

  丹波国,摄津国乃是三好家进入近幾的支点,三好众是本家精锐。

  这些权利掌握在三好义贤大人手中,殿下自然安心。

  如今大人过世,这份权利又该由谁来掌控才好?

  若家督是要扶持三好义继大人上位,必然会夺回三位大人手中职权,以稳定家中和睦。”

  松永久秀说出了三好三人众最担心的事,而她也不希望三人失势。

  十河一存与三好义兴死在大和,她这个同行者竟然安然无事,家督心中一直有根刺扎着。

  只是为了家业,三好长庆一代枭雌还能忍耐,暂时不会拿她怎么样。

  松永久秀献策安稳了家中诸派情绪,但其中亦有缺陷。

  她的策略是埋头蚕食西近幾,联合幕府内外厌恶足利家的势力,再抬高斯波家去与足利家争权。

  等待幕府自乱后,三好家可以再次上洛,争夺中枢权柄。

  幕府百余年纷乱不休,内斗不止,她的战略看似可行,今日却不同往日。

  斯波家联合细川三渊两家,把地方实力派的领地统合在了一起,让三好家不敢随便动作蚕食。

  三好家与伊势家,六角家疏远,没有值得信任的中间人结交,如何建立联系。

  幕府内足利义辉也不是傻子,足利家衰败到了今天这份上,她不会对斯波家下重手,自毁长城的。

  现在看来,足利家与斯波家的内斗还在合理范围内,更麻烦的是,斯波义银是个男人。

  这两家有一条最终和解的选项,那就是联姻。

  三好武家们的耐心是有限的,一旦三好长庆彻底稳住家内局势,而幕府又迟迟没有变化。

  献策的松永久秀会被看作夸夸其谈的废物,为三好武家厌恶。

  这时候,焉知三好长庆会不会回忆起妹妹女儿惨死大和之事,顺手送她下去给她们做伴。

  所以,松永久秀绝不能允许三好家内部和睦,一定要让三好长庆无法安稳家内,才算有了活路。

  她这次来见三好三人众,就是看准了三人舍不得放弃手中权利,教唆三人内斗。

  三好义继的赞岐众,篠原长房的阿波众,安宅冬康的淡路众是一派。

  而三好三人众的摄津众,三好众又是另一派。

  这两派斗起来,足够三好长庆焦头烂额,顾不上远在山城边上的淀城城主松永久秀。

  先用话语吊起三人的担忧,就是为了让她们心甘情愿去斗,去争。

  果然,三好长逸上钩了,她看看三好政康与岩成友通,说道。

  “松永姬,你我不是外人,我也不藏着掖着。

  三好义贤大人在世之时,总是哀叹三好义继无人君之望,害怕三好家毁在她的手中。

  我等忠心于三好家的家臣,自然要竭力阻止此人上位。为三好家业着想,万死不辞。

  有什么办法,你且说来,我们保证不会泄露。事情都是我等三人所为,与你无关。”

  松永久秀暗自冷笑。

  三好义贤已经死了,你讲她说过就说过吧,拿死人做挡箭牌找借口,也是绝妙。

  不过倒也和她的心意,她还需要在三好长庆心中保持无害的形象。

  若是让家督知晓她的作为,必然明白她的用意,定会先弄死她松永久秀。

  三好长逸既然这么上道,不枉我费尽心思替她们谋划一番。

  她笑道。

  “三好义继一派看似强盛,其实最麻烦的只有一人,便是安宅冬康大人。”

  三好三人众对视一眼,一齐点头。松永久秀一开口,便是言之有物。

  她们没有找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