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七十章商路

作品:不一样的日本战国|作者:五四四五五|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10-16 06:22:19|下载:不一样的日本战国TXT下载
  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不一样的日本战国最新章节!

  旭日东升,斯波上衫两家一干人等在京都城下町汇合。

  前田利益,明智光秀,尼子胜久一众斯波家臣皆来送行。

  上泉信纲带着三名弟子,早已恭候多时,随行关东。

  义银代表幕府出使,幕府众姬也有人来送,为首的是三渊晴员,蜷川亲世,和田惟政。

  三渊晴员亦是无奈,细川藤孝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这几天都不对劲,今天也不肯过来。

  作为细川三渊一系的三渊家督,她只好代表盟友前来,显示地方实力派的团结和睦。

  蜷川亲世现在是幕臣一派的代表,伊势家因足利义辉在评议中的表态,彻底断了脊梁。

  这次不同往日,将军的态度很强硬,对伊势家身后的北条家也不再顾忌,众姬皆不看好她家。

  蜷川亲世虽然支配政所,大权在握,可心中一样忐忑不安。

  将军这次能拿伊势家下刀,下次万一是蜷川家呢?

  一旦足利家开始收拢权利,并尝到了甜头。

  作为足利家臣的幕臣们即便做到完美无缺,也迟早被找借口惩戒,挨个收拾。

  唇亡齿寒的道理谁都懂,她虽然站在将军一边,可心中冰冷,毫无获胜的喜悦。

  比起蜷川亲世,和田惟政日子更难过。

  这位仪态优雅的幕府使臣比起一年前是两鬓生霜,眼角多了不少皱纹。

  作为领地在六角家内的幕臣,双方关系的迅速恶化让她非常难受。

  六角定赖作为六角家督之时,她与足利义辉乃是乌帽子亲,是幕府在近幾最强有力的支持者。

  拥有幕臣与六角家臣双重身份的和田惟政受到重用,为幕府外交各方,连横合纵意气风发。

  谁知六角定赖死了才不过一年,双方的关系又回到从前,甚至更加恶劣。

  和田惟政里外不是人,愁得老了许多。

  当前幕府混得最好的幕臣是三渊晴员,两个女儿一个掌管和泉细川家,一个是北河内守护代。

  将军倚重斯波细川三渊三家地方实力派联盟,三渊晴员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扬眉吐气。

  只是细川元常下台,这老好人心有亏欠,总觉得对不起姐姐。

  又遇上细川藤孝闹起了情绪,也是心情不佳。

  三名为首的幕臣都心情低落,场面自然冷得很。

  义银遥望御所,问了三渊晴员一句。

  “叔母,将军还有吩咐吗?”

  三渊晴员汕汕道。

  “公方大人让我带了一句话给你,说等你回来,再开一局。”

  义银微微一笑,这死傲娇,你就作吧。

  看三渊晴员一脸尴尬,不好再为难这位亲近长辈。

  细川藤孝也没来,怕是和自己狠心拒绝有关,伤了她的心。希望她早些走出来,以后还是朋友。

  时间不早,再说了几句场面话,一行人便上马出京。

  义银回首一眼,策马扬鞭而去。

  ———

  御所,剑室。

  足利义辉挥刀不止,心中一片宁静,脑海中回放着义银的那句话。

  你到底是喜欢我的二十万石领地,这具皮囊,还是我这个人?

  她冷哼一声,重重挥出一刀,然后收刀归鞘,打量着一起练习的高田雪乃。

  “你怎么不去送送你家主上?”

  “主上有命,要我保护好将军。”

  “切,我还需要你的保护。”

  足利义辉嘴上说得不屑一顾,嘴角却是勾出一丝笑意,心中起了暖意。

  斯波义银,我会收拾好幕府等你回来,再和你算账。

  麻烦的男人,我定要你心甘情愿得嫁给我。

  ———

  堺港,斯波新选组驻地。

  议事厅内,高田阳乃坐在主位,下首左右是由比滨结衣,今井宗久。

  她眉头紧锁,望着面前的信函,说道。

  “主上有令,命我等先行打通近幾通往北陆道的商路,直抵越后。

  你们以为如何?”

  由比滨结衣说道。

  “听凭殿下吩咐行事。”

  她是新选组首领,斯波家在堺港的军事负责人。

  新选组人数不多,却是斯波家在西近幾的唯一军事存在,地位超然。

  由比滨家得此肥缺,已然独立于伊贺众之外自成一派,对主君是感激涕零,忠心做事。

  而一旁的今井宗久却是迟疑。

  “与堺港诸商家的谈判还在进行中,原本计划是先占据近幾,再逐步扩展东海道,东山道,北陆道。

  如果单独打通北陆道,不但收益会受损,也怕部分商家乘机要挟。”

  她所言不虚。

  想要铺设商路运输物资,光今井一家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接触其他商家,利用她们的落脚点,人脉。

  商路不是线性的,而是类似蜘蛛网一般的网状。

  越是稠密的网络,获取的利益就越高,抵达的触角也会越多。

  如果单独打通北陆道一线,不单单会失去大量的商业利益。

  还会给运营北陆道一线的商人坐地起价的机会,要求更多的好处,损失就大了。

  阳乃不接她的话茬,问道。

  “与军需买卖的商家交涉怎么样了?”

  “涉及粮草,铁炮,弓矢,刀枪,兜胴,战马等军备的商家本就不多。

  敢参与这些物资的大多都有些手段,还有涉及到博多的商人,很难胁迫她们接受我家参股。

  如今能入股的不过三成,但所有的交易品种都有参与到,便于监控交易走向,售卖对象。”

  阳乃点点头,对于今井宗久的努力表示满意。

  她能做到参与堺港三成的军火贸易,已经是被斯波义银授予的武家身份刺激,用上了全力。

  虽然付出了许多代价,但今井宗久觉得值得,堺港商人对于今井屋变成今井家一事也充满了嫉妒。

  商家与武家身份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商家可以赚得万贯家财,但不过是武家社会所豢养的家畜,待主人需要的时候放血割肉。

  武家就算家业败落,剩下一人一刀,可只要还能奉公恩赏,就有触底反弹的机会。

  如今世道渐乱,斯波家竟然会授予一家商人姬武士身份,亦是让众商红了眼。

  武贵商贱,谁不希望有这么个改变阶级的机会,只是那些武家看不起商人,不给罢了。

  私下也不是没有人询问价格,愿意献出大半身价求取武家身份,都被高田阳乃严词驳斥。

  上下尊卑是武家秩序。

  主上为了给自己撑腰,授予今井宗久武家身份,会承受多少压力,阳乃心里明白,感恩不已。

  但做事可一不可二。

  特例是特例,一旦形成惯例,对斯波家的声望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斯波家是高门贵胄,家格血统自成光环,照耀众人。为了些许小利出卖家望,绝无可能。

  也许未来会有出生卑贱之人与商人们打成一片,借力成就伟业。

  但冒犯武家们根深蒂固的尊严会让她付出代价,后裔命运可哀,家运不会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