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六十九章同行

作品:不一样的日本战国|作者:五四四五五|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10-13 06:16:04|下载:不一样的日本战国TXT下载
  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不一样的日本战国最新章节!

  武家文化素养普遍不高。

  自足利义满屠灭天皇朝廷后,日本文化断了大半的根基。

  公卿与神道教掌握的文化脉络断绝,只留佛教一系还有些修养。

  在武力称雌的武家社会,受教育率并不低,识字算数是管理领地的基础。

  但猿乐和歌这些艺术,在姬武士看来,学那些还不如多练练武艺。

  出阵作战,对手会因为你和歌唱得好,猿乐跳得棒,就站着让你砍吗?

  不务正业!

  可就是这两个不务正业的姬武士,让上首两位主君丢了不大不小的脸。

  好在都是最亲近的身边人,不作计较,不然回去都得穿小鞋。

  酒宴被这段小插曲搅和得冷了一阵,此时外间来报,上泉信纲来访。

  义银一愣。

  上泉信纲自卸任剑术师范以来,早已不理幕府诸事,也少有与武家交往。

  所创新阴流因她与柳生宗严两代剑术师范,侍奉足利义辉,亦是树大根深。

  越是如此,她越是避嫌,唯恐陷入武家纷争,丢了如今的大好局面。

  这么谨慎一老妪,怎么会来找自己?

  倒是上杉辉虎说了一句。

  “上泉剑圣据说是关东上野人士,我仰慕已久,不想能在谦信公这里遇上。”

  义银心中一动,有了些想法,笑着说。

  “那么请她进来,与上衫大人一齐见见。”

  随后不久,上泉信纲便来到酒宴,一路步伐稳健自含韵律,见面即伏地叩首。

  老剑圣虽然年事已高,剑术修养却没有落下,若不提人老体衰,剑术当为天下第一。

  “上泉信纲见过两位殿下。”

  武家万石为大名,可称殿下,斯波上衫两家都是数十万石的一方大佬。

  老剑圣虽然剑术高超,但在武家们眼中,剑客的地位远远不如正统武家,纳头便拜是常理。

  义银笑了笑,说。

  “上泉剑圣别来无恙啊。”

  上泉信纲感叹道。

  “当初一见谦信公便知不凡,可未想到您如此神勇盖世,令人惊叹。”

  剑圣的确会说话,不愧是侍候将军的人物,义银笑容不减,冲她点点头。

  一旁上杉辉虎饶有兴趣,问道。

  “听闻上泉剑圣自创新阴流,剑术高超,乃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有兴趣来我越后建馆传艺?”

  上泉信纲摇了摇头,致歉道。

  ”上衫殿下抬爱,我年事已高,传艺之事怕是帮不上忙。

  殿下如若不弃,我愿推荐几名弟子前往越后,开设剑术道场。”

  上衫辉虎拍了拍手,说。

  “善,就这么定了。”

  她热衷武艺,不论战阵之术还是剑术都喜欢。

  上泉信纲谦虚几句,转而对斯波义银鞠躬道。

  “听闻谦信公要出使越后,能否捎上老妪一程?”

  “剑圣要去越后?”

  “非也。

  年纪大了,这些日子总是想起幼时的光景,想要叶落归根而已。

  随殿下出行,是借道越后去上野,回归家乡。”

  义银点点头,明白了剑圣的来意。

  这些年天下越发混乱,出门常会遭遇意外。

  上泉信纲剑术高强,但毕竟是一个老人,独走关东心里还是发怵。

  正在此时义银出使关东,他身份尊贵,身边少不了侧近旗本随行,可以结伴同行。

  当初义银与前田利益上洛,多寄宿城下町,野外宁可在废弃神宫露营,也不愿意沿途借住村落。

  只因武家社会基层极其混乱,最怕遇上落武士狩。

  武家视平民为猪狗,肆意盘剥欺辱。抢走粮食,羞辱男眷,斩杀不服者。

  平民不敢反抗当地武家,虽然各家征伐不断,但遇到村人一揆,想要造反,都是齐心协力杀戮殆尽,不给一丝机会出头。

  可如果遇到武家战败逃亡,或者外来姬武士路过,就不一样了。

  这些武家失踪也没人会管,渐渐滋生了一种阴暗的伏击行为,名为落武士狩。

  面对落单的姬武士,这些平日里恭顺的村人会化身恶鬼,用渔网,兽夹,陷阱等各种工具俘获。

  被抓住的姬武士身上一切物品都会被拿走,一丝一缕体面都不给留下,赤身裸体折磨到死。

  如果是战败逃亡的武家,甚至可以用人头向胜利者请赏,获取更多好处。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当姬武士们肆意欺辱村民,任意玩弄以为猪狗的时候,可曾想过被牲畜啃食的下场?

  所以武家恐惧落武士狩,会失去性命,甚至尊严,这就是过度压榨平民的冷酷后果。

  上泉信纲年纪大了,心心念念着故乡,自然想稳妥回去。

  如果没遇上义银,也许会硬着头皮上路,自己小心点就是了。

  可既然谦信公要走北陆道,便来厚颜恳请同往。

  斯波义银与上杉辉虎出关,精锐姬武士不下六十人。

  再拉上幕府的虎皮威慑,途径各地,大名也会约束地方,谨防出事。

  上杉辉虎能来,路上自然有所准备,落脚点都预备好了,跟着这群高阶武家出门,最是安全。

  义银大概明白了上泉信纲的来意,点点头笑道。

  “上泉剑圣有意同行,是求也求不来的好事,我自不会推脱。

  明日上午就走,可否?”

  上泉信纲鞠躬致谢。

  “谢谦信公,听凭殿下吩咐。”

  转头又对上杉辉虎说道。

  “上杉殿下,我回去拉扯几名出色弟子,明日一齐上路,前往越后建立剑馆。”

  上杉辉虎哈哈一笑,点头道。

  “善,老剑圣快人快语,对我胃口,就这么办了。”

  义银不禁莞尔。

  上泉信纲无时无刻不在为新阴流寻找机会,打开出路。

  上杉辉虎刚才表示了兴趣,她便顺势敲定剑馆一事,活该新阴流兴旺如朝阳。

  回想柳生宗严之事,这位剑圣大人到底知不知道柳生乃是幕府大目付,才会托付新阴流事业。

  人老成精,不可小觑。借同行的机会结交这等豪杰,义银亦是不亏。

  说完正事,请上泉信纲入席一起喝上几杯。

  老剑圣也是个凑趣的人物,妙语连珠让场面再次暖了起来,之后诸姬又喝了一阵,便散了酒宴。

  明天就要出发,不宜折腾太晚。

  义银与上衫辉虎两位主君不用操心杂事,可麾下却要忙碌启程诸事。

  当夜,义银辗转难眠。

  来了近幾一年,复兴斯波家,打下二十万石领地,亦是如梦似幻的春夏秋冬。

  要暂时离开自己打下的基业,前往陌生的关东,义银心中也有彷徨。

  可他已经不是当初一无所有,苟且偷生的社畜。关东大乱,有危险也是机遇。

  心中千头万绪,难以平复,迷迷糊糊许久才睡了过去。

  待回归近幾之时,不知又是如何一番新光景。金鳞岂是池中物,一入关东便化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