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六十八章知己

作品:不一样的日本战国|作者:五四四五五|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10-13 06:16:04|下载:不一样的日本战国TXT下载
  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不一样的日本战国最新章节!

  国人众不在守护体系内,没有谱代家臣,直臣,层层叠叠的上下结构。

  虽然斯波家对这些国人进行了领国化,把她们纳入守护体系,但改变需要时间。

  这些国人开拓村落,以家族为单位,人口大多只有二三十。除去男人和孩子,姬武士不过十余人。

  包括年老的姬武士,不死不残就得上阵挥刀,底层穷苦不养闲人。

  同心众二百人如果全在北大和众与伊贺众中选取,会抽空她们所有的青壮。

  除去近幾之战伤残战死的七十名伊贺精锐,一百三四十家国人,再抽走了二百青壮。

  二百七十名精锐姬武士,相当于每家两三人,都是最勇猛好斗的青壮年,领地内还能起什么乱子。

  如果关东攻略顺利,这些人在关东得到知行,又会迁走部分族人,开拓新领。

  如此,北大和众与伊贺众在近幾斯波领的人数会大量下降。

  这些当地土著的离去,又会增强斯波家对领地的掌控力,彻底稳固领国化,一举多得。

  当然,前提是关东攻略顺利。

  义银为自己离开后的近幾斯波领,设计了三权分立的准则。

  尼子胜久负责内政庶务,有权镇压内部,铲除家中不安定因素。

  明智光秀协调对外关系,交涉各方压制六角家和伊势家,保证领地周边和幕府内部的稳定。

  三好家保持关注即可,不再是主要威胁。

  前田利益出任总大将,兵权在手,这是最后的安全阀,任何阴谋诡计在军队面前都是无力的。

  只要前田利益还忠于斯波义银,近幾斯波领就还在他手中。

  内政,外交,军队权利分离,能办事的没有决定权,有决定权的没有军权,有军权的没有后勤和参战权。

  长期来看,这个分权结构太过简陋,迟早要出问题。

  可义银并不是一去不返,能维持几年不乱,就是最合适的方案。

  山中幸盛和岛胜猛将作为同心众首领,随义银前往越后,进行关东攻略。

  至于商奉行高田阳乃,义银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惊喜。

  完成北陆道商路的拓展,方便运输物资,联系近幾斯波领。

  为了支持高田阳乃的堺港商务,他甚至给了今井宗久武家身份,受到斯波家臣团的质疑。

  高田家想在斯波家内部站稳脚跟,必须有所贡献。

  阳乃雪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姬武士,上阵奉公求恩赏是不可能了。

  如果只是借着斯波家唯一谱代家臣的名头混饭吃,迟早会被边缘化。

  武家重利轻义,即便义银念旧,也改变不了越来越强大的斯波利益集团正在形成自己的意志。

  当家业强盛到一定程度,许多事就不再是他一力强压便可以改变的。

  高田家需要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才能在斯波家中安稳存在。

  而保障远征关东的后勤与联系,就是商奉行高田阳乃最好的表现机会。

  义银将近幾斯波家五支势力安排好,这才敢放心离开近幾。

  至于尾张斯波领的前田利家,区区一万余石领地已经不在他的思考范围内,怎么样都行吧。

  义银与诸姬交代了他离开后的领地分权设计,之后上杉辉虎来访,带着直江兼续。

  明天就要一齐动身,上杉辉虎此时到来,也是为了最后确认行程不变。

  义银欣然设宴款待,在坐斯波家诸姬陪同。

  上杉家上洛之事,斯波家出力良多,此去关东是要借力越后国,一同攻略关东。

  双方心知肚明,都想着拉近关系,自然主客尽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义银与上杉辉虎正说着亲近话,下首的前田利益喝得有些兴奋。

  离开尾张多日,终于再次与主上续上前缘,感觉自己入赘有戏的舔狗心情自是畅快。

  可眼看着主君即将远走关东,不知何日归来。

  身边还带着同是入赘对手的山中幸盛与岛胜猛,不免又有些焦躁不安,憋得难受。

  虽然主君将军权托付,让自己看守近幾斯波领是最大的信任。

  可是自她出仕以来,与义银一直是同甘共苦,从未想过会离开主上这么远这么久,情绪难免压抑。

  此时此刻,此地此景,胸口淤塞,不得不发。

  一口灌下壶中余酒,跳入场中喊了一声。

  “今日酒宴为主上送行,我前田利益献上一舞,请诸位品鉴。”

  说完,在场中踏地为鼓点,搔首弄姿,好像一只猿猴在得瑟。

  义银一掌砸在自己额头,这家伙又来了。

  前田利益总爱做些自称倾奇的怪事,时常惹得义银哭笑不得,在他尾张初阵之时就是如此。

  两人地位逐渐上升后,她变得稳重许多,义银以为再也看不到这种尴尬事了。

  谁知道今天几口黄汤灌下,她又来了,还是在上衫辉虎面前,真给斯波家丢人。

  上杉辉虎倒是豁达,笑眯眯欣赏,还当是佐菜品着酒。

  义银汕汕笑道。

  “其实这前田利益我不是很熟,一向公事联系,平日里不太召她来见。”

  这人我不熟啊!您别误会!

  上衫辉虎也是瞧个乐呵,在她看来,义银窘迫的样子,欣赏起来可比场下的猴舞有趣多了。

  人间绝色娇羞之美,一皱鼻,一锁眉,动人心弦。

  美人在前,自然不能让他受窘,上杉辉虎开脱道。

  “无事,谁家中没有几个怪人,这不是您的责任,我体谅。。额?”

  上杉辉虎说到一半,却看见下首直江兼续面容激动,拍案叫绝,甚至站起来引吭高歌。

  她脸上的笑容僵住,回头看了眼义银,干笑道。

  “您看,谁家没有几个怪人。哈,哈哈。”

  两人对笑几声,更觉得尴尬了,皆是收拢笑声,一时无语。

  场下前田利益在跳舞,直江兼续踩着桌击掌合拍,嘴里不知道唱得什么玩意儿。

  半晌,两人皆是一头大汗,对视大笑。

  前田利益上前鞠躬,直江兼续低头回礼,面上皆是兴奋的笑意。

  “前田大人的猿乐真是别具一格,生平仅见,兼续佩服。”

  “直江大人的和歌三十一音深得乐府精髓,诗意深远,敢问这是原创之词?”

  “拙作自娱自乐,贻笑大方而已。”

  “不不不,好歌好诗,太过自谦了。兼续姬,你我一见如故,理当多多亲近。”

  “利益姬说的是,来来来,坐我身边好好聊聊。”

  两人笑着坐下说话,旁若无人的模样真是遇到知己了。

  上首两位主君面面相觑,又默默挪开了眼。

  难道不是发酒疯,还真有些文化路数?

  那之前两人相互开解宽慰,不就是表明没文化嘛!

  上杉辉虎恨恨瞪了直江兼续一眼,老娘泡男人呢,你这给我拖后腿的,回去要你好看。

  义银亦是懵逼,一直以为前田利益就是瞎闹腾,难道不是?

  她是个文化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