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求援

作品:不一样的日本战国|作者:五四四五五|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06-30 06:07:22|下载:不一样的日本战国TXT下载
  p1()

   闪电雷鸣,大雨泼水般下着。itingshu.cc斯波义银狼狈的在雨中奔跑,心里充满的凄凉。

  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作为斯波家长子的义银本应该呆在温暖舒适的房间。

  可是这一切都完了,斯波守护代城被围攻,运气好在城外锻炼的他,只能在漫漫雨夜踏上求援的路。

  抹去一脸的雨水,义银咬紧牙关,头脑中一片混沌,只是随着身体记忆的方向麻木的前进,脑海中止不住的溢出往事。

  义银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这个世界的人。

  上辈子的他是个普通的社畜,四十出头,有份普通的工作,普通的家庭。每天为了老婆孩子热炕头努力工作,好好赚钱供房养家。

  谁想到突如其来的车祸,迷离之际他只能安慰自己,家里房贷已经还完,意外身亡的保险也足够妻儿老母生活两辈子。

  还来不及想到妻子改嫁,儿子改姓。。眼前一黑,新的一生开始了。

  这个世界有点怪,这里不是我原来的世界。一开始婴儿状态的他还没什么感觉,年纪渐长后的违和感越来越强烈。

  简单的来说,这个世界的男人。。。太不爷们了。。。哭哭啼啼,家长理短,唯唯诺诺。

  稍义长大他就开始用心的收集这个世界的情报,这个世界有点像战国时期的日本,天下大乱,各地战火四起,为了夺得天下而大打出手。

  但不一样的是,站在舞台中央的主角却是女人。对,这是一个女者为尊的世界。

  他曾经感到迷惑不解,冷兵器时代怎么可能女人当家做主呢,男人身体天生就比女人强壮的多,不论哪个古代女人都不可能其在男人头上,原因很简单,打不过啊!

  弱肉强食拳头当道的古代可不是现代社会,没有科技发展抹平男女力量差距,女人怎么可能主导社会,又不是原始时代采集为主的母系社会。itingshu.cc

  经过长时间的观察,他终于发现了一点端倪,貌似这个世界的雄性激素原来的世界不一样。

  男人们都懂,某些不可描述的男性结构会产生大量的雄性激素,雄性激素促进肌肉生长的。

  但这个世界的男人他就是不长肌肉啊,要么缺乏营养骨瘦如柴,要么营养到位了却变不成肌肉成了死肥。

  而这里的女性仿佛天生就会长肌肉,随便锻炼锻炼就是前世健身样板,四肢修长有力,身材前凸后翘。这样的世界能怎么办,当然是女尊男卑。。。

  明白过来以后,生为男儿的他感到非常失望。这是个乱世啊,没有力量保护自己,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前世社畜半生的他好不容易重获新生,这辈子的目标只有一个,活着,好好活着,不惜一切代价好好活着。

  看着手臂上和上辈子肉体一摸一样的痣,他忽然想到,我可能不是魂穿。。要么给自己一次机会?

  然后,他开始了。。。每天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仰卧起坐,一百个下蹲,十公里跑。。。

  直到今天。。。天崩地裂。。。乱世之中人如草芥。。。

  重生在斯波家,他早就有了觉悟。虽然前世从来不玩信长之野望,但是因为名气太响,略略听过看过的内容也是知道足利,织田,上杉,武田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爱听书 itingshu.cc

  斯波家家格很高,足利家有力的一门众,三管领之一。即使没落了也是尾张守护,天下名门。

  可坏就坏在尾张守护这名分上,尾张这地方不玩游戏的也知道,那是普通人能待的地方吗?

  信长之野望!太阁立志传!最有名的两个游戏主角都是尾张人啊,混蛋。我这种只想好好活下去的人就不该生在这里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这斯波家也太不争气了,家主斯波义统是个男男腔的弱女子,被织田信友立为傀儡也不敢有丝毫埋怨,一步步退到退无可退。

  谱代家臣早就凋零只剩下小猫两三只,几个姐妹为了家督的位子明争暗斗,也不看看这位置坐上去又能怎么样?地仅仅一村,人不到上百,斯波义银对她们也是绝望。

  总之苟了十四年终于还是苟不住了,清洲织田氏织田信友带人突袭了尾张守护所。

  斯波家猝不及防,城内的斯波义银眼看形势不对,带着几个轻足杀了出来,赶去清洲城找织田信长求援。

  上辈子就认识织田信长这个名字,从认识她的第一天,义银就决心投靠信长,年幼相识,青梅竹马也算是结下来善缘。

  毕竟斯波家的长君嘛,虽然不是长姬,继承不了家业,迟早要嫁人,但是家格高的小弟弟鞍前马后嘘寒问暖的谁不爱呢。

  举个栗子,哪天幕府将军家也败了,将军家末代小兄弟对你阿谀奉承的就问你爽不爽,甭管有钱没钱,人活着就是凭感觉。

  而斯波家的小弟弟,足够给这女战国百分之九九的武家感觉了,感觉还特别爽!

  远处清洲城的样子已经隐隐可见,义银收敛自己脑海中的乱七八糟的想法,仔细思考起该如何说服织田信长出兵救援。

  这可是乱世,下克上常有,忠义孝少见。没有实打实的好处,谁肯出兵。

  你一过气名门不如狗,除了顶个守护的头衔算个球,也许和你高门小弟弟搞搞暧昧挺带劲的,但真金白银掏钱的时候可没有情面讲。

  最仁义不过将你收入房中,夜夜抚慰你家破人亡受伤的心。如果这么能苟住,义银也就从了,乱世嘛,死个全家自己苟活不寒碜!

  可就怕哪天织田信长和织田信友两个人姐俩好了,回头想想家里还有个不安定因素,切了脑袋给织田信友送去吧,大家都安心!

  这世道,靠谁都靠不住,还是要靠自己呀。

  清洲城天守阁上,一位身着睡前浴衣的高挑美女正在眺望远方隐隐的火光,空气中吹来战争的味道让她躁动不安,那是尾张守护斯波家的守护所。

  织田信友可真是暴躁呀,嘴里嘟囔了几句,可惜了斯波家有趣的小公子,转身就走回自己的卧房。

  她可没时间去管什么闲事,自家的内部矛盾都快炸了。虽然都姓织田,但彼织田不是此织田。

  尾张守护斯波家没落后,守护代,也就是替守护看家的武家上下尾张守护代两家织田篡夺了国权。

  下尾张清洲织田家主织田信友将斯波家主斯波义统裹挟为傀儡,统治着下尾张四郡。可是呀,这种事。

  和尚的光头你摸得,我就摸不得?下克上的恶果就是谁都觉得自己能摸一摸。

  织田信友手下三奉行之一,织田信秀脱颖而出。仗着自己一手打遍尾张无敌手的硬把事,将织田信友逼得连祖传的清洲城也保不住。

  真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织田信长作为织田信秀的后继者,实力比起织田信友强的多。但她已经无力估计那些个杂事,因为她妹妹要搞事。

  她爸土田御前一直鼓动织田信秀立她妹妹织田信行为下任家督。大半的家臣也都站在她妹妹那边,觉得她妹妹就是聪明人,她就是尾张大傻妹。

  原本织田信秀在还压得住,信秀死后这事就难看了,日本战国传统下克上嘛,不死几个姐妹怎么继承配家族的砍人大业呢?

  再说她自幼放浪形骸,母亲死后也不知道收敛,老师平手政秀失望到切腹死谏。

  于是,更是没人鸟她了,要不是娶了美浓国大名斋藤家的公子浓君,背景强悍让人顾忌,她妹妹早就造反了。

  有空操心斯波家还能活下来几个,不如抱着浓君好好睡一觉,梦里再想想办法干掉妹妹和老爸,骨灰都给扬了。

  “殿下,斯波家的长公子在城门下叫门。”

  嗯?????

  刚准备回屋的信长听到近侍的话,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一眼。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拖一拖明早再报吗?你们懂不懂规矩啊?主公要装死,你们效率这么高?不怕穿小鞋吗?

  看懂了信长媚眼中的冷漠,近侍无奈的低声细语。

  “他在城下高呼要归还主公上次相见遗留的兜裆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