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595章:拥有答案的门?

作品:法师网|作者:星天萤火|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4-24 22:04:39|下载:法师网TXT下载
  “你见过我吗?”唐小白情不自禁地关注起另外一个问题。

  “什么?”

  “在唐士道与白璧成为夫妻的论外空间里,他们的孩子……是我……或者其中有一个是我吗?”唐小白很想知道这个答案,因为他并不确定自己的父亲就是唐士道,一切还是猜的。想要获得证实,除非找到本尊亲口询问答案。

  阿七摇头。

  唐小白心神一震,还没等问话,又听。

  “没有你,他们也没有孩子。关于这些事情,小白,你可能有些误会了。”阿七抢道。

  “什么意思?”

  “小白,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那个唐士道是自我分裂的,他未必是一个人变成了多个人。”

  “那为什么……”

  “小白,那些自称投影的‘唐士道’也比你强大对吧。如果不想接触,你进入他们的论外空间,你一样无法面见他们。如果有一个投影‘唐士道’娶了一个女子,或者,自我复制和培养了一位妻,他们一样可以组成家庭。你遇见了,你也认为他就是唐士道的分裂体吗?”阿七反问。

  “……”唐小白默然。

  他知道自己是关心则乱了。

  事实上。

  是的,在没有答案之前,一切‘表象’都只是猜测。

  那个唐士道比阿七,但也未必就是真的唐士道。真与假,需要你有实力去确认,不是猜到就真的了。更何况,唐士道肯定有可能进入不同的论外空间,他可能不需要分裂,本来就可以到处去。

  是不是同时发生,这也是猜的。

  另一点。

  “我猜测‘无限变化的未来’的原因就在这里。往简单说,这些论外空间的‘故事’是同时的,但同样人物做了不同样的事情。小白,你明白吗?或者我换一个说法,实力在我们之上,有能力做成这些事情的不一定是唐士道,也可能是……”

  “白璧。”唐小白接道。

  此时反应过来了。

  同时,内心还想到了奥灵等人。

  “没错。我没说那个唐士道是假的,但,也没说他一定就是分裂体。在我的探查中,白美人是偏弱小的人物,她大概是喜欢依附丈夫而存在的存在。不过,白璧很强大,强到我自认都远远不及。那个白璧是否就是本尊,我无法肯定。但最少可以确定,如果她想这样做,她一定办得到。”

  “如果她构建这样的家庭,也不会允许一个假的唐士道成为自己的丈夫。”唐小白点头。

  “没错。为什么说我还是猜测,而不敢肯定,原因就在这。这个‘无限变化的未来’还有待确认,毕竟我还没有访问到真正的本尊。对于实力在自己之上的人,我们只能探究,用自己的想法去定义他们还太早了。”

  “我们还需要修行。”

  “对。其实,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你说。它有一定风险,我不敢太多嘴。”

  “只以猜测的话,我们算‘兄弟’了吧。放心,有什么事你直说好了。”

  “好。法师网,你听过吗?”

  “当然。”

  “法师网最有名的一个守门人,你知道吗?”阿七再问。

  “嗯?稻草人?”

  “没错。”

  “它怎么啦?”唐小白很奇怪这话题。关于稻草人,唐小白很详细调查过。因为唐风和龙先生的资料,还特意去无尽虚空查证过。虽然‘痕迹’已经没有了,但,自己在‘零界’找到了一些存档记录。可以肯定,法师网不是稻草人创建的,但,最强而有力的守门人一定是它。

  按实力推算。

  稻草人的实力应该跟奥灵和禅九同列,或低或高,总之相差不多。

  而且。

  另一个重点:在稻草人当值守门人的那段期间,正好就是唐士道出世的时候。无尽虚空多年未变的大变,也是这一段期间。零界的存档不像历史记录,但也能看出很多东西。这个稻草人虽然看不见什么大战功,却发挥着定海神针一般的作用,让其他人无后顾之忧完成了一段大变革。

  “它又当起了守门人。”

  “嗯?”

  “传闻在门之墙的某个地方,有一个叫‘稻草人’的强者镇守着某一道门。在这道‘门’内里有很多资讯,其中一些还是让人意想不到的答案。”阿七介绍道。

  “那还不去找它?”唐小白奇怪了,有这种好事还不赶快。

  “难。”

  “嗯?还有条件?”

  “不是条件,而是根本‘找’不到。首先,稻草人镇守某一道门,它不是坐在门外等着,它可能在门内,又或者在某个不知名地方。反正,所有的‘门’大家都能看见,门前有没有人大家也知道。稻草人不在门外,这一点是肯定的。”

  唐小白轻轻点头。

  实际也能理解,这种人物不会这么轻易找得到。

  或者说。

  重要不是稻草人,而是它镇守的东西。那些资讯和答案,那才是大家想要的。

  “还有一点,传闻找到也不等于可以入内,还需要符合某些条件。”

  “什么样的条件?”

  “不知道。传出这些话的人物,他们都‘不记得’听过什么。他们只说:曾经进入一图书馆,内有一桌,一椅,一稻草人。然后,经过一番谈话之后,自己忽然回来了。他们不记得对方说过什么,也不记得对方的动作。他们的记忆就像一幅画,是完全静止的。”阿七说话间又伸手操控光芒,迅速成画。

  一桌。

  一椅。

  一稻草人。

  画面上,传闻的东西都有。但,看不出任何线索。

  “嗯,跟我打听到的稻草人一模一样。但是,阿七,你很小心跟我提起这件事,有什么问题吗?”

  “有一个问题。”

  “你说。”

  “因为大家知道稻草人,所以有很多都在寻找它。”

  唐小白点头。

  不用说,自己就想这么干。

  “问题在乎,那些见过稻草人一次的人,无论如何都没有‘第二次’见面。这应该不是不记得,而是他们真的无法第二次会面了。有多人都猜测,如果第一次见面不成功,可能就会永远失去这种机会。所以,盲目去寻找它的下落,大概也可能变成一种损失。”

  唐小白一听,明白了。

  发现了这种‘诱惑’就难不动心了,一旦付之行动,成功不知道,失败一定是损失。

  如果这种机会只有一次。

  那么。

  能力不足之时,不知情不听说更好。

  这不是平时忍住就没事的问题,万一你突然发现门之墙的某道门‘有古怪’,很有可能是稻草人的所在,你进不进?万一进了又没有被选中,你的机会就没有了,你后不后悔?甚至说,其他失败者如果利用假情报,还有可能坑一把自己,来个李代桃僵的把戏。

  当然,这种小把戏不一定成功。但,失败的人会不会试一试?

  如果是这样,无形中,门之墙就无法平静了,结下的仇怨也会越来越多。

  不知情。

  起码更加容易拒绝诱惑。

  阿七先提醒再说,其实也给唐小白一个准备。

  “我们去找它。”

  “什么?”

  “你没有听错,阿七,我们去找它。”

  “理由?”阿七也不认为唐小白是一个傻子,明知道不适合还要蛮来。

  “因为机会只有一次,这件事本来就奇怪。”

  “喔?”

  “我们在什么地方,阿七。门之墙啊。这里就是‘无限’可能啊。就算稻草人不喜欢庸人打扰,也不可能只给一次机会。我个人觉得,这个一次机会就是一次考核。你试想一下,稻草人真这样做,那就等于挑起战争。失去机会的人,他们肯定会做些什么,或者往未尝试的人身上想办法。”

  “嗯。”阿七倒不怀疑这一点,门之墙的闲人太多了。

  “如果两人相争,很容易挑起战端。所以,稻草人没这份心,也没这么闲。为什么大家都觉是一次,理由大概是……那一次就是考核。你考核合格,过关。不合格,抱歉,回去重新修练,有进步再来。在稻草人面前,进步是什么?或者说,对于我们,进步是什么?”

  “……”这一次轮到阿七沉默了。

  他们的进步?

  升华。

  蜕变。

  普普通通的提升是不可能算数的。换一种思路,在稻草人的考核中,不合格就是你的‘不足’和‘缺陷’。如果你无法改变自己,或者弥补,那你永远都没有机会。再换一种思路,能够打破次元壁和幻想壁的人,哪一个不是完美无缺的,谁还有不足和缺陷。

  只能说……

  “稻草人的标准一定是人们无法想象的。”唐小白和阿七同时想到了可能。

  所以。

  面见稻草人不是问题,如何把稻草人的试卷做到‘合格’才困难。

  你做不到,你永远都没有机会。

  “小白,你觉得它在哪里?”

  “随意的一道门内。甚至说,稻草人是随机遇到的,不会一直停留在某个地方。”

  “嗯。就这些门?”

  “不,应该是异类的门。也可能,是无门的门。”唐小白不觉得正常的‘门’里有它,肯定是不一样的门。

  “后者的可能更大。”阿七偏向‘无门’。

  “那么,我们先继续往上。”

  “嗯。”

  唐小白和阿七都知道,在眼前这种层次,异类的门和无门的比例太少了。

  在这些地方,想‘偶遇’稻草人的机率太低了。

  往上。

  异类的门也越来越多,慢慢超过了正常门的比例。

  再往上。

  果然,在正常门和异类门中多了新一种:未完整的‘无门’。

  “这是我们遇到的第一道。”

  “嗯。”

  “进吧。”

  “嗯。”

  唐小白和阿七没有犹豫,不像其他人那样害怕错过一次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第一次进入‘无门’。

  对面。

  “欢迎,两位少年……很眼熟呢,你们小时候是不是被我打过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