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587章:第一种本源?

作品:法师网|作者:星天萤火|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4-14 23:55:54|下载:法师网TXT下载
  p1()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物,熟悉的故事,当唐风和龙先生亲眼见证这一切重演,他们忽然相信了。itingshu.cc.co不是相信这就是事实真相,而是相信这一切不止是幻想具象,它必定拥有某种‘真实’的加成。

  “唐小白的父母不会是平凡人,对吧,唐风?”

  “嗯,不过,唐士道和白美人也一定就是他的父母。我们身处的空间和环境,绝大部分都是大平凡术的幻想具象。可是,这些具象都由某种基础形成。唐士道和白美人,他们一定存在。并且,他们跟大平凡术一定拥有某种关系。例如,他们之一就是大平凡术的使用者,前任主人。”唐风心中已经有些明悟了。

  “那,为何会变成这样?”

  “目前还不理解,但,我觉得这跟他们某一些举动有关。之前,自认是投影的‘唐士道’委托了我们,我们就认为那位‘唐士道’就是力量的拥有者吧。进一步猜想,大平凡术曾经属于唐士道。因为某种原因,大平凡术又脱离了唐士道。”

  “然后,它变成了自由自主的独立个体?”龙先生顺着这个想法,也渐渐有些领悟。

  “对。”

  “更重要是接下来吧。”

  “没错。因为唐士道让大平凡术独立自主了,它也开始了自己的生活模式。也许在一开始,大平凡术仍然很强大,仍然跟原主人唐士道很接近,甚至还可以并肩作战。可是,随着时间过去,它却……”

  “落后了?”龙先生想到了自己。

  “嗯,像我们远远不如唐小白一样,它也落后于主人了。当然,对我们来说,它仍然是不可想象的强大。可是相比它的原主人,它确实拉开了一种‘不触不知’的距离。我们以前遇到了‘遗忘’事件,实际上,那可能也是一种自我选择。不排除有某种规则让它发生,但另一半可能,可能像我们的‘力量’禅九而不敢战斗那样,有可能是我们自己暗中做了自己不知道的选择。”

  “不对啊,大平凡术还记得啊。”龙先生奇怪道。

  “龙,这是事实吗?”

  “喔?”

  看到唐风指着眼前的一家人,龙先生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些不是事实!

  唐士道不是唐士道。

  白美人不是唐士道。itingshu.cc.co

  唐小白更不是那种实力骇人的唐小白。

  前俩者未肯定,后者,在门之墙就还有一个唐小白,拥有特殊力量‘万门’,还拥有第十二实现者‘矛’和第十三实现者‘书’的唐小白。眼前,这真是一个幻想具象。虽然,它基于某种事实而存在,但这个事实只有一部分是真实的。

  “俩位,又见面了。”

  二人沉默。

  忽然,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

  听到招呼,唐风和龙先生都下意识催动力量,戒备防御。只不过在这一瞬间,他们又忽然省起没有力量,自己还活在平凡世界,只是可以保持修行罢了。

  “别紧张,你们应该知道我是谁。”老人缓缓步近。

  此时。

  两人都看清了老人的模样。

  不得不说。

  看到老人之时,唐风和龙先生都一瞬间想到了唐士道。但再细看,他们又发现这模样不是唐士道的老年模样,仿佛带着某种敬畏,老人的样子回避了唐士道的原貌,只是‘相似’而不敢‘相同’。

  “大平凡术?”龙先生下意识轻问。

  “嗯。”老人并不否认。

  事实上。

  刚才他一句‘又见面’就表明了身份。在这个平凡世界,没有人会‘又’见面。或者说,除了自己的伙伴,你根本不可能遇到其他人。这些平凡世界就像一场场的专属电影,只有也只能是你自己一个人欣赏它。而且,在这里所有事情都像一段生活,却没有‘认识’你的人。

  你永远都像路人,大家看到你最多微笑或者礼让一下。

  唐风和龙先生从来没有遇到其他外来者,就好像所有人都安排好了,每个人‘重生’的地方都不一样。

  因为是平凡世界。

  所以,想寻找他们都不可能。

  “不需要太复杂,文明太低的社会,每个人重生在不一样的星球你们就无法聚集了。就算是星际文明,不一样的位面宇宙,你们也碰不了面。”老人慢慢开口,仿佛听到了二人的心声。

  这个解释,唐风和龙先生都懂。

  在平凡世界中,想把一群‘外来者’分开太容易了。itingshu.cc.co

  “老先生有什么指教?”唐风干脆问道。

  “先问一下,你们怎么看这个家庭?”老人指着唐士道一家,很平静问道。

  “这是老先生的记忆重组吗?”唐风试想。

  “你认为这不是事实?”

  “我们见过唐小白,也见过一个自称唐士道‘投影’的人物。所以,这不可能是真实的。也许,他们自己以为认为自己是真实的。但我们作为‘外来者’,我们看得清事实。”唐风如实回答,也相信大平凡术不会无故现身。

  “看得清?”

  “嗯。”

  “既然这样,你们认为这只是我一个幻想的回放吗?”老人话锋一转。

  “喔?”

  忽然听到这一问,唐风和龙先生都有些愕然。

  猛地。

  他们省起一件事没有强者会做一件无聊又无趣的事情,更不可能为此花费大量精力。大平凡术重新‘具现’了这一切。那么,它一定有什么原因。回想起来,唐小白也犯了这种傻,认真做了一件‘无聊’的事情。现在再想想,那可能也有原因。

  但是。

  有什么原因呢?

  大平凡人肯定不是一个只会沉浸过去,只愿沉睡不愿清醒的强者。他既然这样做了,这些事情一定跟他本身拥有莫大的关联。甚至说,这就是他的……

  “修行?”龙先生更擅长修练方面的事情,他想象的方向也不一样。

  “嗯。方向对了,但,原因呢?”老人听着也笑了。

  这一句,龙先生答不出来。

  但。

  另一个更擅长学术的唐风却开口,一开口就是惊人之句“老先生,这些都是……你‘遗忘’的东西?”

  “……”老人沉默。

  这时,龙先生也反应过“这就是……啊不对,老先生,你是把本来遗忘的东西找了回来?还重组变成你想象的模样?不不不,这样想好像也不对。遗忘的东西已经是消失了,为何你又……”

  说到这里,话音急停。

  因为,龙先生和唐风已经同时想到一种东西零界的投影记录。

  “带你们去见两个人。”老人挥手。

  此时。

  附近忽然有一辆大卡车冲了过来,转眼就‘撞死’了俩人。

  当唐风和龙先生再次重生,他们感觉自己力量回复了,这个世界也不再是平凡世界。因为恢复了力量,他们也可以在一转眼间感应并且认知这里……这是一个‘循环’的灵力世界,一个所有人都永生不死的特殊世界。除非被杀,否则,没有人会自然老死。

  理所当然的,唐风和龙先生又看见了两个人更年少一点的唐士道和白美人。

  在这里。

  他们更年青,也拥有一定的力量。而且,他们仍然是夫妻。

  但。

  没有唐小白……不,应该说,他们没有儿女。

  “三位前辈来自何方,何事闯入灵珑山?”因为拥有力量,这个‘唐士道’也能察觉陌生人的到来。

  可是,这种级别的力量差太远了。

  尽管他比平凡世界的‘唐士道’强大无数倍,但仍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灵修新丁。别说这种程度,即使整一方灵力世界的力量集中于一人身上,这种存在对唐风和龙先生仍然是‘一念寂灭’的微末程度。只能说,这个‘唐士道’比平凡世界那个他强一些,了解的世界大一些,却仍然只是一方小天地的一个小角色。

  “我们找你的山主。”唐风并不愿意多谈,一个念头就能了解这里的一切。

  同时,也可以瞬间创造自己的身份。

  因为本身的强大力量,说什么都不会引来怀疑。

  或者说。

  因为拥有无上大炁,一个念头就能‘实现’拥有某种程度的‘灵力修为’,让谎言变成真实。另一方面,因为知道眼前的唐士道不是真正的唐士道,所以没想多谈。眼前人跟平凡世界的唐士道一样,它必然又是另一个超凡存在的幻想具现。

  “我们去见‘循环’。”老人开口,闪没消失。

  “好。”两人同时跟随。

  下一秒。

  另一个不知名空间,他们看见了一个很特殊的人物一个童子。

  模样有点像唐士道小时候,但又不敢太像。

  “他们是谁?”未等老人开口,童子已经先一步问话了。

  “主人其中一个投影委托的寻踪人。”

  “这种人多了去了。”

  “他们有点不同,他们很巧遇见了唐小白。”老人就是大平凡人,他跟‘循环’可不客气。

  “是吧?唐小白真是主人的儿子?”童子表情仍然淡然。

  “还不确定,他自己都不确定,我又怎么肯定。不过,他已经从我的论外空间换走了一段‘痕迹’,我已经监测了他,相信他也知道我在注视他。我带他们过来,因为你拥有最多的‘痕迹’,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

  两人交谈,唐风和龙先生全程无话。

  不是不想说话。

  而是……吓得不敢动弹。

  眼前这个‘循环’,他的强大似乎远远高于自称投影的‘唐士道’和大平凡术。很自然的,他让人想起了禅九和奥灵那群怪物。虽然知道那也是投影,而且这么多年自己也进步了。但看见‘循环’之时,自己仍然被‘吓’得不敢动弹了。

  这也许不是自己害怕,但,力量貌似变成了‘平凡’状态,想用都用不出来了。

  循环和大平凡术。

  前者更高一个层次不止。

  “你们真想寻找,那就去吧,我无所谓,反正我拥有的论外空间多得是。大平凡术带你们过来,看来你们也意识到了一些东西,我就干脆一点跟你们说吧。没错,我们把遗忘的东西找了回来,也知道了一个事实零界有很多种‘本源’。其中的一种就是……不可消逝的旧日。”

  “……”

  “你们听不懂不要紧。你们只要记住,在零界,没有什么会真正消失。自然逝去或者力量格杀,这都不会真正抹除一种东西。只要一种东西存在过,它就一定不会消失,因为这是零界的‘本源’之一。我们遗忘不等于不存在,说起来,遗忘就像一个‘盲人’看不到东西一样,可能‘真相’就在他眼前。”

  “零界还有其它‘本源’?”唐风追问。

  “有,但我未找到,而你们还没有资格知道。先弄清这些痕迹,你们才有机会见识其它。现在你们只是婴儿,连身边事情的‘真假’都弄不清,再走走再练练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