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586章:真假循环?不可否决?

作品:法师网|作者:星天萤火|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4-13 23:27:44|下载:法师网TXT下载
  “唐风,你觉得这件事……嗯……”

  “龙,有话直说,我们还有什么事不能坦白谈说。”

  “我只是一个想法。你觉得,那个‘唐士道’真的就是投影吗?会不会,他就是本尊?我的意思是,有可能他在修行中自己遗忘了什么,但不肯定自己的变化。所以,他也不太清楚自己是谁。另外一种可能,他是故意以投影现身指引我们做一些事情,跟唐小白有关系的事情。你说呢?”

  “……”唐风沉默了。

  真真假假。

  无从定义。

  现在自己需要找到谁都无法确定,只是猜测有这么一个人,而且又是猜测这个人可能就是自己需要寻找的目标。在这种情况下,谈何真假。在那个平凡空间,唐小白把那对年轻夫妻当成‘父母’也是一样道理。就连唐小白都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他又何必在乎真假。

  这个‘唐士道’是不是原初的唐士道,谁又能肯定。

  在追寻强大的道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人认为还有一个更强的‘自己’走在前路。这是愿望也罢,是幻想也罢,这种情况确实存在,而且,这种‘真实’也确实存在。

  “唐小白说过,第八人不是本尊,只是一个叫做‘命运’的禁咒。”唐风沉默了一会,忽然说道。

  “所以?”

  “如果不是唐小白告诉它,它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你这样说我更糊涂了,什么意思?”

  “在‘命轮’的自我定义里,它就是第八人。如果没有万色和门之墙的出现,作为‘第八人’的它也是最高存在,没有与之媲美者。不知道其它的论外空间,只知道尘外天,那它在尘外天就等于‘绝对正确’。它的想法,它的做法,它的定义,这些都会成为我们的标准。那时候,对就是错,错就是对。”

  “嗯。”龙先生能够理解这种效果。

  没有万色。

  没有门之墙。

  大家根本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也就只能活在‘第八人’的规则之下。在那种局限的环境中,对与错只是一个人说了算。说严重一点,就算有了万色和门之墙,仍然还有大部分不知道‘第八人’的真实身份。因为只有唐小白这种人物才知道,而这类人物又不喜欢到处宣扬,他们很少跟外人交谈。

  在这种情况下,第八人是谁只能是极少人知道。

  反过来想。

  如果其他人遇到自称投影的‘唐士道’,他们也一样认为:这就是唐士道本尊。

  没什么投影。

  也没什么幻想,他就是本人。

  “我们的实力和境界决定我们只能聆听别人的声音,无法发表自己的意见。现在我们心有怀疑,但,这种怀疑不值一提。因为他们看得更高更远,我们连眼前都看不清。一个连眼前都看不清楚的人,盲目去‘质疑’看得更高更远的人,这种‘质疑’就是脑子有病。”

  “这么说,那个唐士道真是投影?”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他更接近答案,而我们连唐小白都看不透。无论他是不是投影,他肯定没有骗我们。也许他真的不记得自己,但他并不是欺骗我们。你猜想他借助我们帮助唐小白成长,这也无可能。唐小白一出生就拥有‘万门’,那就是他最大的倚仗。”

  “也对。”

  “唐士道是否唐小白的父母,我们只找到一个线索,不代表那就是真相。同样,自称投影的‘唐士道’是否投影,他也只有白美人一个线索,不代表真相。大平凡术的论外空间终归只是一个幻想具现,无法作为真正的证据。只不过,我大概明白他为什么委托我们。”

  “为什么?”龙先生问道。

  “他没有真相,也不会有真相。”唐风忽然话锋一转。

  “什么?”

  “以我们调查的线索,凡是关于论外空间的事情,一切真假都没有定义。更直接一点说,它是可以修改的。例如,唐小白就‘拿走’了一个平凡世界。唐士道说他是替换,这就表示:唐小白给它换了一个定义。那个地方我们都知道,也都去过,更在那里生活过。但现在,它没有了,它专属于唐小白一个人了。”

  “对于我们来说它就是不存在了?遗忘了?或者被抹除了?”龙先生也反应过来。

  “没错。不管抹除还是遗立,这都是一种说法。这个事实的本身证明,如果你能够‘干涉’其它论外空间,那它的真实也可以被修改。唐士道自称投影,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在本属于他的论外空间,他是真实的。通过‘无门’进入这里,他才变成了‘投影’。”

  “照这样说,如果真正的唐士道进入了他的论外空间,真正的唐士道也是‘假’的?”龙先生有点糊涂了。

  “我不知道如何定义,我们的力量境界还差太远。可是我知道,自称投影的唐士道可以‘修改’我们这里的东西,包括无尽虚空和尘外天。所以,他自己寻找,如果找不到,他可以‘修改’出真相。这样一来,他找到的就是真相,只是自己的‘喜爱’和‘愿望’罢了。”

  “如果他不修改呢?”

  “龙,这种事情不一定需要故意做,也可能是无意中做了。你明白吗,如果第八人欺骗大家,说某某时间会出现一个‘小天才’,然后这个‘小天才’会有某种能力,可以帮大家达成心愿。听到这些话,大家就会主动寻找他,甚至把目标放在一些未成的少年天才身上。到最后,它会慢慢变成一种‘真实’。尽管,它一开始只是一个谎话。”

  “你这么说,我相信了。”

  “喔,为什么?”

  “我自己就是某个预言的‘命运之子’。但事实上,这是我的种族和所有相信预言的人强加在我身上的。我变强大之后,我找到了预言的源头。实际,不是我……不,应该说,原来的预言不是指人类,而是指一种动物。那种动物大概叫做‘龙’,而我刚巧是用过这个名字,又刚巧拥有很不错的天赋。”

  “所以被‘培养’成了现在这样子?”

  “是被大家联手培养成,然后才一步步变成现在这样子。如果一开始不是全种族全力资助,不是各方豪强事事关照,我也不可能成为这个‘命运之子’。后来我知道这是错误的预言之后,我也修改了它。不,我把原来的预言抹除了,换成了我。因为我不想让大家失望,而且,我已经成功实现了它。”

  “那么,你明白那个‘唐士道’为何不自己找了吧?”

  “嗯。如果他自己寻找,在中途可能就有无数人故意讨好他,把他想要的答案‘找’出来。因为无人知道答案,所以疑似的真相就等于真相了。尘外天太庞大了,拥有无数个次元,总有一个‘巧合’符合他的所想。但,那肯定不是答案。”龙先生真的明白了。

  回想唐小白的反应,他把‘平凡世界’的轮回具象当成了父母,还有什么答案不能接受呢。

  唐士道想要的仅仅是一个答案,也不一定需要真正的答案。

  甚至说。

  他的‘无门’可以联通其它论外空间,他早已经不在乎真假了。现在他只想要一个跟自己有关系的存在,哪怕只是可能有关系。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富人碰到一个跟自己同名的穷人,他多少也会产生特别感觉。不说好感恶感,最少比其他陌生人更在意一些。

  总归来说。

  自称投影的唐士道更想要一个‘答案’,而不太在意真与假。

  理解到这一点。

  唐风和龙先生重新回到了大平凡术的论外空间,借助门之墙的门进入。这一次,他们跟以前稍稍不同了。理所当然,仍然没有‘力量’可用,还是凡人一个。但是,他们隐隐中学会了一些东西:大平凡术。不仅仅是大平凡术,还有一些‘混沌和轮回’的经验。

  前者是实实在在学会了,并且拥有一些‘共享’的经验,从学会到熟练只在一瞬间。

  后者,混沌和轮回真是一点‘线索’,还需要琢磨才可能学会。

  “这不是普通的法术。”

  “嗯。”

  唐风和龙先生有了‘收获’的同时也知道,不仅仅是学会了法术。那些内容,那些‘共享’的内容,它们更重要。可以说,这个大平凡术已经不是法术的范畴,它几乎包含了这个论外空间一切的资讯。拥有了它,目前还无法构建一个同样的论外空间。但,构建一个缩小版的次元空间已经可以办到了。

  另外。

  二次进入这里之后,力量还是无法使用,但‘修练’没有被限制。

  在两人的识海中,修行是可以继续的。

  从某方面说。

  他们已经半脱离了平凡世界的规则,在意识上可以自我修行,而且这是有效的修行。换一种说法,他们仍然拥有并且可以提升力量,只是不能在平凡世界使用出来。

  “如果我们比活化的‘大平凡术’强大,相信我们可以使用。”龙先生负责寻找力量,修行上他更有话语权。

  “我也这么认为。”

  “但,那个‘唐士道’说自己都没有绝对把握打赢大平凡术,我们相比唐小白又还差得太远。所以,我们想动用力量基本不可能。这一次回来拥有这样的收获,我猜想,这多多少少都有唐士道的提点。”龙先生未太肯定。

  “一定。他不需要做什么,把我们‘摘’出来的时候,他就改变了某些规则。”

  “嗯。”

  “现在我们重回这里,隐隐有种‘旁观者’的感觉。这对于我们调查唐士道更加有利,对修行也更有利。我们先‘死’,看能不能找到类似的平凡世界。”

  “好。”龙先生也认同。

  不过他们不用寻找。

  结果。

  “……又有一个相同的平凡世界?还是同样的家庭?”唐风最先感应到了。

  “唐小白不是带走了吗?”龙先生也一样感受。

  “是,我亲身见证,他替换了……等等,这里是不可修改的吗?或说它无可毁灭,整个平凡世界都可以轮回再现?”

  二人重回,有些规则更方便了,可以跟翻书一样查阅。

  因为这种方便。

  他们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记录’。

  唐士道,白美人。

  这个家庭仍在,而且儿子还是唐小白。

  这一切。

  似乎不可能被谁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