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17章

  第1817章

  “林姑娘。”秦偃月有些着急。

  她听了林飞镜的讲述之后,特别想将苏夫人和谢家父母撕个稀巴烂,意难平。

  林飞镜势单力薄,当年的事又相隔太久,形势可能会很不利,甚至,可能会被苏夫人反咬一口。

  “你什么都不要做,让东方珏和苏点晴的婚礼如期举行。”林飞镜似是看出了秦偃月的想法,“我母亲孤苦一生,死不瞑目,我定要为她讨回公道。我不会再让鹿鸣名不正言不顺地活在这个世上。”

  “他们欠下的,就在那一天悉数还回来!”

  “偃月,你帮我告诉东方珏,婚礼越盛大越好。我会准时出现,我会将苏夫人和苏晋的脸皮撕尽,让谢家那对父母的丑陋行径曝光于世。”林飞镜用力咬着牙,“我想,东方珏会理解我。”

  秦偃月依然很担心。

  “你不用担心我,如果没有把握,我也不会对你说这些。”林飞镜说。

  “偃月,你说得对,我一直相信东方珏。起码,他不会跟苏晋一样,不认得自己的救命恩人。当初陆修软磨硬泡让我来滕王府,我其实很害怕,害怕他认出我,又害怕他认不出我。”

  “结果,在我进府的第一天,他就认出我是救他的那个人。明明,我救他时,他已经神志不清,我用的也不是男人的脸,对东方珏来说,那张脸是完全陌生,声音也是陌生的,任谁都联想不到那个人是我,可他依然认出了我。就算苏家和谢家势力再大,也大不过东方珏,他会保护我。”

  “飞镜”

  “你不用劝我,为了鹿鸣,我什么都能干,就算皇帝判下罪来,我也甘愿受罚。”

  “我不会劝你,相反,我希望你能将那些恶人手撕了。”秦偃月说,“我想告诉你的是,父皇是个明君。”

  父皇不仅仅是个明君,他还是个特别宠孩子的父亲。

  林飞镜懂得秦偃月的意思。

  秦偃月无非是想告诉她,她不仅有东方珏,皇帝也会给她主持公道。

  “谢谢。”林飞镜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五月初六,不仅仅是我跟东方珏在一起的日子,还是我母亲的忌日。”

  “我会在五月初六那一天做一个了断。”林飞镜说。

  秦偃月点了点头,“幸好我来见你了,不然我真的是在自作聪明。婚礼那天,我会做好我该做的事,你只管放心大胆去做你想做的事就是了。”

  林飞镜回给秦偃月一个善意的笑容,“就算你不来见我,我也会找机会见一见你。谢谢你,我知道你们是真心关心东方珏和我。”

  秦偃月没法回应。

  任谁都没想到林飞镜会与苏家有如此不共戴天的恩怨情仇。

  “偃月,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林飞镜说,“我不想让鹿鸣看到这些。”

  “那孩子那么聪明机灵,你觉得能瞒得过他吗?”秦偃月想起那毒舌小娃,“他奶凶奶凶的。”

  “的确瞒不过他。但,我不想让他见到面目狰狞的我。请你将他留在七王府一段日子,等婚礼结束后,我会去接他,对他说明一切。”

  秦偃月衬度了一会,“行,你专心做你的事。”

  秦偃月又与林飞镜说了半晌话,这才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