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15章

  第1815章

  “小女儿的容貌与大女儿很相似,所以,小女儿经常换回女装去闯祸,闯了祸再由大女儿接受惩罚。满城中都是大女儿的流言蜚语,父母明知道是小女儿做的,却闭着眼睛惩罚大女儿。”

  “大女儿本就是个逆来顺受的性子,忍受了父母的打骂,身上经常伤痕累累。这些都不算什么,大女儿觉得她是在保护自己的妹妹,甘心受罚。小女儿更加变本加厉,将无数黑锅甩给大女儿。

  小女儿花钱无数,家里本就是空壳子,本家给予的钱财也早就败空了,无奈之下,大女儿只得日夜做女红来补窟窿,为了这个家,大女儿从没有怨言。”

  “后来,大女儿在上香的途中救了一个男人,那男人奄奄一息,所有的医馆都不敢收,她无法见死不救,将那男人藏在一个别院里,熬夜多做女红,节省出钱来给那男人治病,还定期让人偷偷送去药物和食物。”

  “过了大概一个月多,这件事被小女儿知道了,小女儿偷偷溜进那个院子,看到那个受伤的男人后,一见倾心。小女儿不可救药地爱上了那个男人。”

  林飞镜的拳头紧攥着,指甲抠在肉里,身体在发抖。

  秦偃月竖起耳朵,这种美人救了黑衣人,姐妹同时爱上这个男人的狗血桥段出现了。

  “小女儿爱上了那个男人。小女儿常年扮作男子,与一众男人们在一起,耳濡目染,对清白和女子名节并不看中。小女儿从熟悉的人手里拿了一些药粉,想用这种下作手段想勾着那男人上床,可惜,就在这个时候,正巧,大女儿过来送药送食物。”林飞镜说。

  “小女儿没办法继续留下来,只能离开。那男人已经服了药,就像一头野兽,无法保持理智,男人强行玷污了大女儿”

  林飞镜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她的神情悲痛,流下两行清泪。

  秦偃月将手绢递过去。

  林飞镜擦了擦,“抱歉,我一时间有点难以控制情绪。”

  林飞镜呼出一口气,继续说,“第二天,这男人消失得无影无踪。过了没多久,有个名门公子托媒人带着聘礼去谢府求亲。这个名门公子,就是大女儿救下的男人。”

  “大女儿并不知道来托媒的名门公子是黑衣人,因她失了清白,不想再嫁人,要拒绝这亲事。那对父母是个见钱眼开的主,看到聘礼的时候已经移不开眼了,又因为女儿能嫁入到名门当正妻能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好处,他们不理会大女儿的哀求,应下了亲事。”

  “小女儿因是男装打扮,不受约束,可以抛头露面。她从一众狐朋狗友那里得知名门公子的身份,也得知了这公子正是大女儿救下的人。”

  “小女儿嫉妒得要命,制定了一个狠毒的计策。小女儿放出谣言,指责大女儿窝藏了一个黑衣人,与黑衣人上了床,私定终身。大女儿被玷污后本就抑郁寡欢,在父母的逼迫下,说出与那救下的男人有首尾的事。”

  “那公子已经下聘,聘礼已经收下,那对父母想攀龙附凤,想抓住这个机会,自然不能让不清白的大女儿嫁过去。在小女儿的恶毒计划之下,他们让小女儿李代桃僵,代替大女儿嫁过去。”

  “而那个大女儿,则被穿上了男装代替了小女儿的角色,被迷晕后沉塘了,对外宣称他们家的儿子落水而死。”

  “小女儿成功顶替了大女儿嫁给了那名门公子。名门公子出面澄清,被救的黑衣人就是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重伤,被谢家小姐所救,并与谢家小姐情投意合,结为连理。”

  “世人不仅没有指责他们,反而赞扬他们是天作之合。”林飞镜说到最后几个字,咬牙切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