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11章

  第1811章

  这个决儿,有可能是林鹿鸣的小名。

  跟东方珏的名字同音,说林飞镜不喜欢二哥,大概没人会相信。

  “我也奇怪林鹿鸣为什么会来闻京城,你这当母亲的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秦偃月指着屋里,“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林飞镜见秦偃月说出了儿子的姓名,信了几分,不情不愿地将秦偃月放进来。

  “你把决儿怎么样了?”

  秦偃月自顾自坐下,“那小子虽然毒舌调皮,好歹是二哥的儿子,老七的侄子,他到了七王府肯定不会受委屈。东方玖和东方璎正在陪他玩。”

  “他怎么会在七王府?”林飞镜掩饰不住眉眼间的担心。

  “很简单,他找爹去了。”秦偃月说,“他以为老七是他爹,抱着老七的大腿认爹,哭得稀里哗啦的。”

  “那小家伙一个人在闻京城逛了好多天,还好找到了七王府,要是遇见什么坏人可就麻烦了。”秦偃月道。

  林飞镜身形一顿,表情悲伤。

  “不过你也别担心,他虽然小,却相当厉害。那条金蛇也很听他的话,普通人抓不到他。”秦偃月继续说,“小家伙的嘴巴也相当紧,我跟老七问了好久才问出他叫林鹿鸣。鹿鸣这个地方,是你跟二哥在一起的地方吧?”

  “我们从他的长相,名字,猜测出他是你儿子。看你的模样,那孩子是你的儿子无疑。”

  林飞镜的手紧紧地抓住桌子,眼睛里几乎往外喷火,“别提那个人。”

  “我跟他没有关系,我儿子就是我儿子,跟东方珏一点关系都没有。”

  “东方珏,决儿,你给林鹿鸣取那种小名,不就是为了纪念跟二哥的感情?”秦偃月道。

  “不是。”提起东方珏这三个字的时候,林飞镜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决儿是诀别,跟东方珏没有关系。”

  秦偃月语气淡淡,“你如此气急,证明还在乎他。玉儿都跟我说了,你在三月初三那天砸了柜台,气得大哭一场。”

  林飞镜嘴唇动了好几下。

  因她独自在房中,无人能看到,她并没有易容,而是用的真面目。

  那张脸上,有愤怒,有失望,有悲恸

  秦偃月知她误会东方珏太深,深深地叹了口气,“二哥跟我说了,二哥没忍住与你同房后,你不辞而别。二哥以为他伤害了你,自暴自弃,自甘堕落。”

  “你走之后,二哥觉得你不会再出现了,人生灰暗没有希望,人也如行尸走肉,这才接了指婚的圣旨,想要用来断绝念想。”

  林飞镜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来。

  “我是女子,最懂得女子的想法。老七跟我讲述了你的事之后,我猜测到了你可能有了二哥的孩子,你的离开也不是真的离开,而是决定将林鹿鸣带给他。二哥则以为是他玷污了你,你不会再回来。你想让他们父子相认时,却听到了二哥娶苏家小姐的消息。”

  “林姑娘,说实话,这误会真的太狗血了。”秦偃月说。

  这原本是该出现在剧本里的故事情节,活生生出现在林飞镜和东方珏身上。

  “你们误会了,误会得彻彻底底。林姑娘,你该好好跟二哥谈谈的。”

  “误会?你跟我说误会?”林飞镜听到“苏家”这两个字的时候,身体颤抖得厉害。

  “我第一次跟东方珏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皇子,我只是个孤女,我配不上他。他注定会有很多女人,我不在乎。”

  林飞镜的手紧紧地攥着,声音里带着彻骨恨意,“那晚我们在一起是我自愿的。就算以后无名无分,只在他身边当个态大夫,我也不后悔。”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娶苏家的女人?闻京城的贵女那么多,为什么非要娶苏家的女人。天下女子死绝了吗?他要娶苏家的人?”

  秦偃月心中一沉。

  她倒是没想到事情会朝着她没预料的方向发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