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二十章 松萝倚蛊

作品:阴阳尸|作者:暮行|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5-23 08:38:40|下载:阴阳尸TXT下载
  “雪域之原,居极北严寒之地。雪域有妖,名唤雪婆。雪婆与雪域之原同生,可驭风雪,可幻万形,其本体更是一尊大妖。”

  钟无道在台阶尽头处的停下脚步,伸出一根手指,那干瘦的指尖竟缓缓溢出一滴殷红的鲜血。他将鲜血涂抹在台阶尽头处的石壁之上,随着一阵剧烈的轰隆之声传出,台阶尽头处那整面墙壁,竟缓缓地升起,露出了墙壁后方一块极为宽广的大地。

  这块大地中间略高,四周略低,地面竟似透明,地面之下隐约可见一根根如触手般的青灰色冰晶之柱在缓缓地蠕动着。

  “老夫初入雪域,曾与那雪域之妖大战,重创此妖,却无法灭其神魂!只能将其封印,时时以雪域万民那虔诚执念镇之!如若被此妖破封印而出,她必会吸尽整个雪域风雪之力来疗伤。到那时,整个雪域,还有世代生存在这片雪原之上的雪域之民,都将不复存在!”

  钟无道大袖朝着面前那诡异的大地一挥,冷声问向张小洛。

  “现在,看着你眼前这尊蛮荒大妖,告诉老夫,你可还愿放她离去!你可还要取走那镇其神魂的黄泉之轮!”

  随着钟无道大袖挥出,张小洛看到面前那大地之上,冰屑纷飞,大地正中那微微凸起的区域竟开始缓缓转动。冰屑散尽,这哪是什么大地,竟是一只巨大的头颅!

  在那头颅之上,有着一根根犹如触手般的青灰色毛发,经雪域之民无数个日夜精心打磨,蕴含着股股虔诚之念的晶莹而又锋利的冰锥,密密麻麻地插在这头颅之上。

  在头颅那双紧闭的双目之上,额头正中的位置,悬浮着一个金色的金轮,金轮不时地散出重重厉鬼虚影,将头颅那似陷入沉睡的颅内之脑团团围住。

  王城神庙镇其首,四域十六城分镇其肢!这是有着何种神通的大妖,需倾无尽雪域所有,以持续不断的雪域之民虔诚信念之力,方可勉强镇压!

  张小洛沉默着,望着钟无道再次将那墙壁降下,心中对这个身形瘦削的花峒族绝世之才,已有敬佩之色。

  世间万般英雄汉,不敌花峒一稚童!

  他似乎仍有未曾想通之事,望着前方那沿着台阶缓缓上行的身影,忽然发问。

  “你尚未说为何那般对待米吉,你当知米吉是谁!”

  “老夫封印此妖之后,曾寻遍整个雪域,屠尽雪妖一族,以免其族破我封印,令大妖苏醒,再生事端!人妖殊途,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老夫屠妖灭族之举,自认无愧于心!可天道尚有缺,竟遗漏了一只小妖,也就是你见到的那只女妖了。”

  钟无道说着,沿着台阶向上,再次回到原先所坐的密室之内,盘膝坐下。

  张小洛沉默,他自问如他是钟无道,也会屠族以免事端,种族之间生死存亡,无关对错。

  钟无道待张小洛再次在自己对面坐下,大袖一挥,二人中间竟出现了一个漆黑色的木质托盘,托盘内一壶烈酒,两盏酒杯。

  “好久未见玄门中人,今日你既来之,你我当饮一杯!”

  钟无道拿起酒壶,将酒杯斟满,拿起一杯,一饮而尽。

  张小洛略一思索,便也拿起面前酒杯,将杯中酒喝下腹中。

  “一只雪妖遗孤,本无大碍,老夫也不愿灭那雪妖最后一丝血脉。可怎料此妖聪慧,竟不知从何处获悉,冥城之主郁垒神荼,将一念分身转世雪域,历世劫,了凡尘。此妖寻觅多年,最终找到了梵海……”

  张小洛闻言心中一震,那黄泉之主曾对自己言讲冥王已久居冥府不出,莫非……

  “神荼转世,需尝遍人生六味,亲历生老病死,方可成佛!此妖寻到梵海,老夫也并不在意,毕竟梵海圆满之日遥遥无期。但……”

  钟无道说到这里,忽然抬头望向张小洛,身上杀意一闪而逝。

  “但你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你自作聪明,以玄门术法凝聚供奉之物,将那不含丁点虔诚之念的锥钉交于冰雪城那无能祭祀,插于那雪妖右肢。不含虔诚执念尚罢,锥钉之内竟蕴含着连老夫都看不透的一股无形之念!此妖将此念吸收,竟隐隐有了苏醒之兆!”

  张小洛再次一愣,张口欲辩,却想到自己那本能的诡异,隐隐觉得钟无道说的似乎不像撒谎,最终低下头来,不发一言。

  “老夫静室久坐,苦思化劫之策。最终,想到了让那梵海早经丧亲之痛,无尽之恨,亲历生老病死,促其早日圆满。神荼生性仁慈,他必不会坐视雪域之劫而不理,助我化雪域之劫!而能让梵海亲历丧亲之痛,产生无尽之恨的,只有他那阿妈和阿妹……”

  钟无道说完,再次将面前酒杯斟满,仰首一饮而尽。

  “老夫知此为下策,张小洛,老夫不在意你为何方神圣,但你来告诉老夫,如换做是你,除了老夫此策,你可还有良方!”

  张小洛沉默良久,最终站起身朝着钟无道躬身一拜,转身离去。

  张小洛独自坐在阁楼之内,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副冰柩。

  冰棺晶莹剔透,不时散出一股股青色的寒气。冰棺之内,正躺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少女头戴毛绒绒的兽帽,穿着一件做工考究的兽皮袄,下身一条兽皮裤,脚上穿着一双崭新的木屐草鞋。少女脸色红润,似正在甜甜酣睡一般,不时地有股股青色寒气钻入少女鼻内。

  张小洛自王城神庙归返已多日,这几日他一直将自己关在阁楼之内,整日不是饮酒,就是陪着米吉。

  他想到如果自己未曾来到这雪域,梵海未曾将自己救下,他未曾替梵狄解蛊,未曾以术法幻化锥钉,那么雪妖便不会有苏醒之兆,钟无道也不用那么迫切地需要梵海圆满,小米吉也就不会受尽蹂躏而死。

  原来,害死小米吉的罪魁,竟是他张小洛!

  他瘫坐在米吉所躺的冰柩旁,将手中的酒壶扬起凑到嘴边,却发现酒壶内早已空空。他将酒壶扔到门口那散落一地的酒壶之中,踉跄着站起身,从身后再次拿过一只酒壶,仰首灌了下去。

  饮罢,他低头凝视着冰柩之内似正沉睡的米吉那苍白的小脸,伸手隔着冰柩轻轻地抚摸着。

  “原来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是我不该出现在雪域,是我不该医治你父之蛊,是……”

  张小洛喃喃自语着,却忽然顿住了,他隐隐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他反复思索着着钟无道的每一句话,却并未找到不妥之处。他又将自己从现身蛮荒,到此刻的所发生的一切,都细细思索了一遍,还是未找到他觉得不对的地方。

  但张小洛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一定有哪里出错了!一定有哪里不对!

  这种感觉折磨着他,让他几近发狂。最终,张小洛盘膝坐下,双目之中露出一股坚决。他缓缓地将双目闭上,再次睁开时,已满目空洞之色。

  张小洛的识海之中,出现了他此刻的画面,画面迅速倒退,如时光倒流般,见钟无道,刁难萧良,入王城,冰雪城见嫣雪,冰雪镇之祸,二进冰雪城,直至到他故意晕倒在雪域之前说出的那句“让路来寻我”的话语。

  他反反复复地琢磨着,每一处都细细斟酌。可最终,他没有发现任何不对的地方!

  双目空洞之色褪去,张小洛明显疲惫了许多。本能虽极为实用,但张小洛隐隐觉得还是少用为妙。一则每次使用此术后都会感到极度的疲惫。同时,张小洛似感觉到,随着自己呼唤本能的次数增多,可能终有一天,自己的意识将被本能所吞噬。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难道真的一切都是这样?空洞之目下都没有找到丝毫的不妥之处,可……

  张小洛一边微微地喘着气,一边捕捉着那股异样之感。一定有不对的地方!既然在雪域的这段时日没有找到,莫非不对的地方,在……花峒族寨!

  张小洛朝着如沉睡般的米吉看了一眼,仰头将整壶烈酒饮尽,再次微微闭目之后,忽然睁开,双目之中的空洞之色再现……

  张小洛一直盘膝而坐,随着时光的流逝,他的身躯开始剧烈地颤抖,口鼻之中缓缓淌出鲜血。可他双目之中的空洞呆板之色依然未褪。

  又过了良久,张小洛忽然闭上双目,仰首一口血箭喷出,瘫倒在地。

  他双目沧桑之色已褪,他挣扎着坐起,眼前再次浮现出多日前在花峒族的一幕。

  花峒族,竹屋内,张小洛和支菲拥吻那夜的情景再次浮现在张小洛的脑海之中,支菲的那句无意之中的调笑之言反复在他的脑海之中响起。

  “花峒有奇蛊,名唤“松萝倚”,又名“情人迷”,是一种雌雄双蛊,雌荣雄昌,雌死雄亡。花峒巫蛊神婆青婆婆就曾种此蛊于自家那钟姓夫君。哪天我也悄悄给你种下雄蛊,若你日后负我,我便携你黄泉再续……”

  张小洛找到了不对的地方!他双目欲裂,浑身戾气如实质,一字一句地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