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三十章 谁不会

作品:悍卒斩天|作者:三青色|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5-26 08:26:25|下载:悍卒斩天TXT下载
  “草!”

  “混蛋!”

  “疯子!”

  听完侍卫的禀报,广景朔气得火冒三丈,咆哮如雷。

  在赵全来之前,他预想了赵全找上门来对他发难的各种手段,并想好了各种应对办法,但他万没想到赵全会如此疯狂。

  不,不是疯狂,是丧心病狂。

  知道他躲在军营里不好对付,竟然对他的三族亲眷动手,并在大街上公然叫嚣,若他不立刻滚过去伏法认罪,就每隔一刻钟砍他广家十颗脑袋。

  广景朔气炸了肝肺。

  他做了万全准备,要和赵全讲道理,要把赵全讲得哑口无言,让他灰溜溜地滚回雁城。

  岂料赵全见面就朝他脸上来了一拳,好似在对他咆哮:“讲道理?我讲你奶奶个腿!”

  “干!”

  广景朔目光一寒,沉声喝道:

  “老子是拓州节度使,就算是皇帝陛下欲治罪于我,也得依法依律,列出我的犯罪实证,让我心服口服。”

  “他赵全是个什么东西?!”

  “让他杀,我就不信他有这个胆!”

  广家府邸门前的大街上,广家三族亲眷,近乎两千人,不论老弱还是妇孺,全被倒绑双手,一排十人跪伏在大街上。

  整整跪了一条街。

  每一个人身后都站着一位持刀的将士。

  萧杀之气笼罩整条长街。

  压抑的气氛把妇孺的哭泣声都生生压了下去,她们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使劲捂着嘴巴,生怕一个不小心哭得太大声,惹怒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官爷,一刀砍了她们脑袋。

  没人敢撒泼打滚,因为敢这么做的全都被砍了。

  广景朔说的没错,赵全确实疯了。

  当知道粮食是广景朔抢的那一刻,他就疯了。

  他的思想理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南境百姓受旱灾和战争双重折磨,流离失所,食不果腹,饿殍遍地,你广景朔身为帝国重臣,不施以援手也就罢了,为何还要趁火打劫?

  难道在你广景朔眼里,南境百姓的命就那么贱?

  就该没饭吃,就该饿死?

  人性何在?

  良心何在?

  更让赵全不能接受的是,广景朔竟然勾结水贼对付他的将士。

  这些可都是御外敌平叛军,为帝国疆土,为家园和平,抛头颅洒热血的铁血战士,没有他们在前方浴血奋战,大牙狗和叛军早就沆瀣一气攻打到这里来了。

  你躲在后方安于享乐,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还背地里捅刀子。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点也不手软。

  这些可敬的战士们没有死在敌人的屠刀下,结果却死在你广景朔手里。

  天理何在?

  赵全豁出去,今天哪怕是血染拓州城,他也要把广景朔的心掏出来,看看这厮的心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

  “我儿乃拓州节度使,官居从三品,你不过是雁城区区一战将,也敢责问我儿的过错,你可真是胆大包天!”

  “即便是皇帝陛下在此,也不能单凭水贼的几句污蔑之言就定我广家灭族之罪,你这明明是公报私仇,乘机栽赃陷害,残害同僚!”

  “等我儿领着拓州三万正军从军营杀过来,你就死定了。”

  广景朔的老父亲跪在最前排,朝赵全吹胡子瞪眼,一通叱喝叫嚣。

  显然是威风惯了,完全不把赵全放眼里。

  只是他的膝盖很诚实,不管嘴上叫得多厉害,膝盖一直稳稳地跪着不起来,因为那些不愿意跪的全都被打断了腿。

  那骨头断裂的声音,听得他脸都白了。

  尽管他觉得自己老胳膊老腿,可能活不了几年,可剩下的不多的光阴还是不要躺在床上为好,不能给子孙们添麻烦。

  大丈夫能屈能伸,刀架在脖子上,跪一下不丢人。

  等会让这群天杀的兵痞子加倍跪回来便是。

  “大哥,别跟他废话。”广景朔的二叔恶狠狠地瞪了赵全一眼,扬起下巴傲气十足地说道:

  “这傻子恐怕还不知道惹了谁?”

  “咱们景朔可是大将军汝成周汝老将军的得意门生,别说他一个小小战将,就算是雁城三军元帅在此,也得对我们家景朔礼让三分。”

  “哈哈,这竖子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呢。实在太可悲了!”

  “哈哈——”

  广家众人闻言皆哈哈大笑,只不过嘴上笑的欢,心里可不舒服,因为他们的膝盖都在地上跪着呢。

  “汝成周?汝家?”

  张小卒站在街道旁,听见汝成周这个名字,禁不住直皱眉头,侧头看向右手边的周剑来,压低声音道:“周大哥,我或许知道此事因何而起了?”

  “你觉得是汝家在背后搞的鬼?不敢针对你打击报复,于是把怨气撒在雁城身上?嗯——应该是迁怒于戚城主。”

  “若真如此,那这汝家可真是小肚鸡肠、睚眦必报。”

  周剑来亦听见了汝成周的名字,所以张小卒一开口他就知道张小卒心里在想什么。

  “不然好端端的,广景朔没道理抢官粮。要知道,这可是掉脑袋的事。况且这不是雁城第一次来这边收购粮食,广景朔若真敢抢,应该早就动手了,哪会等到现在,应该是受了汝家的指使。”张小卒说道。

  “等广景朔来了就知道了。”周剑来道。

  “嗯”张小卒点点头,随之目光一寒,沉声道:“若真是汝家在背后指使的,我发誓会让指使者给将士们陪葬。”

  说完目光看向蹲在牛大娃肩膀上的黑猿,堆起笑脸问道:“猿爷,星辰大能打的过吗?”

  “为什么要帮你打?”黑猿撇嘴道。

  张小卒当即伸出一根手指,道:“出手一次一颗龙涎果。”

  “成交。”黑猿咧嘴笑道。

  有黑猿这个打手在,汝家即便有星辰大能坐镇,张小卒也无惧。

  “将军,时间到。”有侍卫单膝跪到赵全面前,禀告道。

  赵全双目赤红,像极了一头嗜血的野兽,眼睛里射出两道狠戾光芒,手一挥,道:“杀!”

  “!!!”广家人闻言眼皮顿时突突直跳。

  “大胆!”

  “谁敢杀老夫?!”

  “反了天了你们!”

  广景朔的父亲瞪圆了眼珠子怒声喝斥,只不过他眼神背后全是恐惧之色。

  噗!

  手起刀落,广景朔父亲在内的十颗人头滚落地面,鲜血喷射,染红了他们面前的街道。

  广家十位元老级人物就这么被砍了,他们到死都没觉得赵全敢这么做。

  赵全站在街道正中,鲜血溅了他一身,可他眼皮眨都没眨一下,声音森冷地吩咐道:“计时。”

  “啊——”

  人头和鲜血刺激了广家人的神经,一道道惊恐尖叫声划破天空,在街道上回荡。

  拓州一众官员无不脸色惨白,咕噜着喉咙可是却喘不上气,被赵全的狠辣凶残吓得窒息。

  他们知道赵全敢杀人,因为在这之前已经有好几个广家人被杀害,但是他们没想到赵全这么敢,竟然直接拿广景朔的老父亲,以及广家一干族老开刀。

  这一排人头落地,那就真真是不死不休了。

  原本他们以为赵全说广景朔是大牙奸细,只是嘴上说说的,可是现在他们不得不开始怀疑广景朔的身份了。

  心想赵全手里恐怕是真的攥实了广景朔投敌叛国的实据,否则他怎敢这般嚣张跋扈,完全不把广景朔当人看。

  “胆敢起身反抗者,杀无赦!”

  赵全魔鬼一般的冰冷喝声传过长街,传进广家每个人的耳朵里,吓得他们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嘴上不断地祈求,让广景朔快点来救他们。

  ……

  “大人,大事不好了!”

  “出大事了!”

  拓州大营,奉命观察情况的侍卫,骑着马神色惊慌地飞奔回来,如丧考妣的嚎叫惊动了整个大营。

  同时也惊颤了广景朔的心脏。甫一听见侍卫的嚎叫,他的心就猛地沉到了谷底。

  “大人,不好了,出大事了!”

  “大人——”

  侍卫连滚带爬地闯进广景朔的军帐。

  “混蛋!”

  广景朔被他叫的心慌,迎上去就是一脚,把侍卫踹翻在地上,骂道:“慌什么慌,嚎什么嚎,你爹死了还是你娘死了?!”

  “禀告大人,是——是您爹死了。”侍卫哭丧着脸道。

  “你说什么?!”广景朔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侍卫咕噜一声咽了口唾沫,颤着嗓子答道:“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四老爷、五老爷,还有其他五位老爷,全被——被赵全砍了脑袋。”

  “啊!”

  广景朔张嘴一声惨叫,脚下踉跄着往后连退好几步,差一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赵全狗贼,老子和你不死不休!”广景朔咆哮嘶吼,胸口剧烈起伏,随之神色一悲,两道清泪滑落眼角,仰天哀嚎道:“父亲,你死的好惨啊!是孩儿不孝,孩儿罪该万死!”

  “大——大人,您快去看看吧,去慢了他还要杀人。”侍卫慌张道。

  “传令!”

  广景朔强压下心中的滔天怒火和悲痛哀伤,阴气森森地喝道:“全军挂甲,虽吾出征!”

  “来人,给吾披甲!”

  广景朔到底是武将,气势提起来也颇有一股威严。

  ……

  “杀!”

  “杀!”

  “杀!”

  长街上,赵全冷漠无情,每一声令下就有十颗人头滚落。

  元泰平心善,心生不忍,低声问道:“若广景朔坚决不肯露面,难道真要把他三族全砍了吗?”

  没人回答他。

  但以赵全和将士们的仇恨和杀气,答案恐怕是肯定的。

  若没有在望渊湖上战死那么多将士,赵全不会为难广景朔的一家老小,他会领着四万将士直接杀进拓州大营。

  可他现在只有一万七千将士,而拓州大营有三万装备精良的驻军,他没有必胜的把握,也不愿再让将士们流血牺牲,所以他愿意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逼广景朔就范。

  若广景朔坚决不就范,那就再冲进拓州大营杀个天翻地覆好了。

  赵全莽吗?

  莽!

  但是在这件事上他看得很明白。

  单凭水贼首领的口头指控,没有实证,根本无法定广景朔的罪。

  因为水贼和广景朔,前者是贼,后者是兵,是生死敌对关系,所以面对水贼首领的指控,广景朔只需要一口咬定是水贼首领污蔑他即可。

  合情合理,让人无法辩驳。

  所以赵全知道,这件事若不能用狠绝手段快刀斩乱麻,而是推到官面上慢慢论断,最后多半是不了了之,那死去的将士就只能冤沉湖底了。

  赵全觉得自己刀够快,心也可以狠绝。

  你广景朔害我儿郎,那我就杀你亲眷,不就是比坏比残忍吗?谁他娘的不会。

  长街的地面突然震动起来。

  随之轰隆隆的马蹄声自东面传来,赵全一听便知是大量骑兵冲锋的马蹄声。

  “呵,终于来了吗?”赵全转过身,嘴角挂着冷笑,望向东街口。

  “赵全狗贼,纳命来!”

  广景朔身披黄金战甲,一手拽着马缰,一手提青龙偃月刀,转过街口疾冲而来,目光落在赵全身上时,顿时双眉倒竖,刀指赵全怒吼道。

  全副武装的拓州骑兵紧随其后,杀气腾腾。

  街道上的人仓皇逃窜,远远跑开。

  赵全面朝持刀冲来的广景朔,手扬起,然后落下,道:“杀!”

  噗!

  十颗人头滚落地面。

  “啊!”

  “赵全,你他娘的畜生!”广景朔目眦欲裂。

  赵全不理,手再次扬起,再次落下,道:“杀!”

  噗!

  又是十颗人头滚落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