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二十三章 君不负卿,卿必不负君

作品:悍卒斩天|作者:三青色|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5-23 08:34:30|下载:悍卒斩天TXT下载
  秦如兰揉了揉眼睛,发现窗外的身影还在。

  又揉了揉,身影依然在。

  这才确信自己没有眼花。

  前一刻刚念想着的人,下一刻就出现在眼前,秦如兰心里顿时被巨大惊喜填充。

  她急忙抬手捂住一张小嘴,生怕自己激动的叫出声,万一引来守夜的护卫,可就糟糕了。

  不知为何,秦如兰发现元泰平这张残缺的脸已经完全没有第一次在擂台上见到时的那种恐怖瘆人的感觉。

  “或许是想着想着就习惯了。”

  秦如兰心中如是想,脸颊上悄悄爬上两片红晕。

  可能是那日擂台比武,元泰平舍生忘死的守护,在她无助弱小的心灵里造成了太大的震撼,以至于这八九个月的时间里,她脑海里总是会时不时冒出元泰平的身影。

  起初的确会因为元泰平残缺的容貌和身体而害怕,但正如她心里说的,想着想着就习惯了。

  “你终于回来了。”

  二人对视良久,秦如兰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元泰平深吸一口气,奈住心中激动情绪,点头应道:“嗯,回来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秦如兰问道。

  “春分前一天。”元泰平道。

  秦如兰神色一怔,立刻问道:“那你怎么一直没来见我?我说过,无论你能不能杀十万大牙军,只要你活着回来就行。”

  话一说出口,秦如兰的脸蛋刷的臊得通红。

  觉得自己好似深闺怨女,恨不得立刻找个男人嫁出去的那种。

  元泰平闻言心里顿时温暖如春,感觉自己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秦如兰心里还惦念着他,他就心满意足了。

  “我——其实来过。”元泰平说道。

  “啊?什么时候?晚上?”秦如兰惊讶问道,还以为元泰平是晚上偷偷来过。

  “不是。”元泰平摇头,道:“我回来的第一天就来府上拜见,想要见你,但是被令堂和大长老挡下了。本想借孤岛求生的机会见你一面,却因为诸多变故,没能见着你。”

  “他——他们为何挡你?”秦如兰脸上露出恐慌之色,嘴上闻着,可她心里已经猜出大概原因。

  “令堂说你已经许配良人。”元泰平道。

  “我没有。”秦如兰立刻摇头。

  “大长老让我改姓入赘秦府,被我拒绝。”元泰平又道。

  “为何?”秦如兰困惑不解,怕元泰平误会,她又马上补充道:“大长老为何会有这般要求?他从未对我说过。”

  “他想让你成为秦家下一任家主,为了尽可能堵上秦家人的嘴,所以要给秦家招一个愿意改姓入赘的上门女婿。”

  元泰平没有隐瞒,也没有夸大,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看见秦如兰瞪大的眼睛,他知道秦如兰对这些事一无所知。

  “我去找大长老。”秦如兰转身就要从房间里出来。

  “等一下。”元泰平急忙叫住她,道:“在下此次冒昧前来,是想问一问二小姐自己心中的想法。若二小姐愿意接受大长老的安排,那在下只能对二小姐说一声抱歉,什么条件在下都能接受,但改姓入赘不行。若二小姐仍然愿意委身下嫁元泰平,在下必想尽办法给二小姐一场光明正大的婚姻。”

  “我的想法便如那日我在擂台上对你说的:非君不嫁,此生无悔。”

  秦如兰脸颊羞红,但仍然鼓足勇气不加犹豫地讲了出来,因为直觉告诉她,如果她犹豫不决,眼前这个男子就会主动从她的世界消失。

  她不想失去,所以必须果决。

  秦心如和苏谋的死让她感触颇深。

  人活于世,悲喜无常,谁也不敢保证自己明天是活是死,所以什么荣华富贵、权势尊荣,真的不重要,能真正开心幸福的活过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秦如兰知道,眼前这个男子或许给不了她荣华富贵和权势尊荣,但他肯定能为她遮风挡雨,给她开心幸福的生活。

  “不可否认,你的相貌确实有残缺,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我能感受到你对我的真心,我相信嫁给你为妻,你能为我撑起遮风避雨的港湾,能让我每一天都活得开心快乐。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秦如兰说着说着不由地勾起了嘴角,俏红的脸蛋上露出甜蜜的笑容,似乎已经想象到嫁给元泰平后的幸福生活。

  元泰平心中暖流横溢,整个人被浓浓的幸福所包裹,朝秦如兰深深地俯身一拜,字字如钉地保证道:“天地为证,元泰平在此立誓,此生必不负佳人期许,若有违誓言,就让我天打五雷轰,死无葬身之地。”

  “君不负卿,卿必不负君。”秦如兰隔窗拜身回礼。

  元泰平只觉眼角突然生出麻痒难耐的感觉,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皮肉里钻爬,这种感觉他已经感受过两次,第一次是他跛脚恢复正常的时候,第二次是他歪嘴恢复正常的时候,而此时——

  他禁不住激动地抬手抚摸眼角,果然如他心中所想,他翻斜的眼角正在快速的恢复正常。

  当他再次抬起头时,他的眼角已经和常人无异。

  “你——你的眼?!还有你的嘴?”

  秦如兰一眼就发现元泰平的变化,接着她又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只是元泰平的眼不斜了,还有他的嘴也不歪了,禁不住小声惊呼起来。

  她终于明白为何刚才看元泰平第一眼时,感觉他的面貌比以前和蔼了许多,原来不尽是习惯了的缘故。

  元泰平摸了摸眼角,而后笑道:“实不相瞒,我身上的残缺并非自娘胎里先天带出来的,而是后天遭诅咒迫害所致,随着修为的提升,我可以一点点破除诅咒,补全残缺的身体,最终变得和正常人一样。”

  元泰平略有隐瞒。

  他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因为眼角的复原真切地告诉他,秦如兰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

  若不是眼下置身秦府,大呼大叫引来人会对秦如兰的名节造成不好影响,他非得仰天大笑,好好痛快一番不可。

  “那可真是太好了!”秦如兰闻言既惊讶又惊喜。

  既由衷地为元泰平高兴,亦为自己高兴,毕竟在有得选择的情况下,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夫君身躯有残缺。

  “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你的背得达到何等修为才能康复?”秦如兰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我现在已经是八重天境——”

  “啊!”秦如兰元泰平一声“八重天境”吓得失声惊呼,好在反应够快,急忙拿手捂住了嘴巴,否则深夜惊叫,定会引来守夜的护卫。

  “八——八重天境?!”秦如兰一脸我是不是听错了的表情瞪着元泰平。

  “没错,是八重天境。”元泰平肯定地点点头,秦如兰的震惊模样让他颇有成就感。

  “天呐,原来你才是我们白云城的第一奇才!”秦如兰惊讶道。

  “可不敢!”元泰平急忙摆手。

  秦如兰神色一暗,道:“苏家二哥哥已经死了,不过即便他活着,恐怕也远不是你的对手。”

  她以为元泰平不敢以“第一”自居,是因为苏谋的存在。

  却听元泰平说道:“苏谋确实算不上第一,他在孤岛上败给了小卒。不过我感觉周大哥比小卒更厉害一点,若非要争一个第一出来,我猜极可能是周大哥。”

  “啊?”秦如兰听着听着突然露出惊恐的表情,她反应过来元泰平说的“小卒”指的极可能是张小卒,禁不住猜疑苏谋是被张小卒杀的,当即捂着嘴巴颤声道:“是——是张小卒杀——”

  “不是。”元泰平打断秦如兰的惊恐猜测,道:“苏谋败给了小卒后离开了孤岛,之后才被人杀害,我们是到了白云城后才听说苏谋被杀的消息。”

  “你和张小卒在一起?”秦如兰问道。

  “忘记和你说了,我和周剑来、牛大娃和张小卒三人已经结拜为异性兄弟,周剑来是老大,牛大娃老二,张小卒老三,我是老么。”元泰平说道,怕秦如兰听了不喜,所以避开没提一半大寇的事。

  “这次若不是三位好兄弟鼎力相助,我断不可能这么快就杀够十万大牙军为秦伯伯报仇。”元泰平感激道。

  “天呐,你已经杀够了十万大牙军?!”秦如兰捂着嘴巴,震惊不已地惊呼道。

  她忽然感觉好似长这么大遇到的所有震惊的事,加在一起也没今天这一会儿听到的多。

  元泰平笑着点点头,道:“若不然哪有脸回来见小姐。不过大部分敌人是我在战场用计谋杀的,应该不算违规吧?”

  “当然不算违规。”秦如兰一口应道,“战场杀敌讲得就是布阵策略。”

  随之她神色突然一暗,幽幽说道:“原来你竟是如此优秀,我差你太远了。”

  “呵呵,我就一莽夫罢了,哪有什么优秀可言。”元泰平憨笑着挠挠头,“承蒙二小姐不弃,实乃元泰平前世三生修来的天大福气。”

  “就你会说。”秦如兰嗔道。

  “皆是肺腑之言。”元泰平道。

  见秦如兰间依然有一点落寞之色,元泰平突然想起给秦如兰带来的礼物,当即打开纳物囊,说道:“我给你带了三件小礼物,希望你喜欢。”

  话说出口他不禁感到几分汗颜,因为这三件小礼物没有一件是他的,全是他向张小卒讨要来的。

  龙涎果、圣血、三倍功效的项坠和一百粒元始金丹。

  元泰平靠近窗户,把东西一一摆在秦如兰面前的窗台上。

  (感谢:哲秀丶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