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战场认亲依然是传统艺能

作品:天国的水晶宫|作者:流血的星辰a|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19-12-14 16:08:58|下载:天国的水晶宫TXT下载
  陆希当然并不是准备用立场跳跃逃走。虽然他一直觉得,装完逼就跑是一件很有建设性的事,能够最大程度地让自己回避装逼失败之后的尴尬情况——可问题是,既然是贝尔基尔花了那么多时间和心血方才制造出来的宝具,哪有那么容易被钻到空子啊!

  这玩意可以锁住自己的精神,让自己哪怕是搓上一个火球都得承受剧烈的痛苦。如果说是稍微次一点的施法者怕是直接废了。此外,高等恶魔都是操作空间的高手,其必不可少的次元锚效果当然也是必备了的。或者说,是比次元锚还要更加犀利高深的万界枷锁。毕竟前者只能限制穿梭空间的能力,但像是立场跳跃或者大气穿梭这种不知道到底应该算是空间操作,还是高深元素应用的魔法,其效果就没那么显著了。

  更何况,如果施术者和目标的精神力有比较明显的差距,搞不好还会被对方用来反制呢。

  然而,万界枷锁就完全不一样了。这玩意不但能彻底锁死目标的空间操作能力,对目标的精神和施法效率形成长久的,甚至不可逆的损伤,还可以理解成物理层面上的锁链。哪怕是中术的目标真的能用什么高能的手段或秘宝逃之夭夭,施法者只要一拽锁链,哪怕对方已经躲在了天涯海角都会被当场拽回来。

  不过,陆希这时候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因为初中物理教育过他,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对方能拽,自己当然也是可以拽的。当贝尔基尔用灾业枷锁锁住自己的时候,某种意义上,自己又何尝不是锁住了他呢?

  这个时候,深渊炼魔或许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其实已经晚了。

  当陆希完成了这一次立场跳跃的时候,他已经带着三个魔头跳跃到了要塞之外,正身处离地面万米之上的高空之中。

  很显然的,保护着整个螺旋要塞的泰坦之墙还真的挺人性化的,外面的人跳不进来,里面的人要跳出去倒是不受任何限制。

  “想要飞吗?”陆希望着是三个目瞪口呆的魔头,笑得相当愉悦。

  夏多尔丹第一个发出了尖叫声,但随后却被贝尔蒂娜一脚用力地蹬在了脑门上:“你叫个屁啊!自己不会飞吗?”

  血族龙裔术士小姐用相当嫌弃的目光看着锁在自己身上的链子,想要掰开却根本做不到,干脆咬了咬牙,双手提着自己的脑袋用力一扯,竟然就这么把头颅扯了下来。这样一来,她的无头身体倒是没有再受到锁链的束缚了,就这么捧着露出了面露痛苦的脑袋飘远了一点,这才往脖子上一安。

  一阵猩红色的血光之后,贝尔蒂娜小姐恢复如初。只不过,看她那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估计这么玩还是挺伤神的。她用阴晴不定地目光盯着陆希,就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似的,背后站展开了两只三四长的巨大龙翼,扑打着空气让其悬停在空中。

  而另外一边,陆希自己现在自然的没法飞的,夏多尔丹大概是被吓坏了一时间都忘了怎么飞了,倒是贝尔基尔自己,总还是记得展开了自己的翅膀。当然,或许是扛着三个人一对翅膀有点带不动的缘故,他一次性展开了三对。连接骨翼上的褐红色薄膜与其说是肉膜,倒更像是坚固而美观的甲片,散发着坚硬的质感和慑人的魔光。六只巨大的甲翼在背后在其身后展开,倒是颇有一种遮天蔽日的压迫感,充满了关底boss的压迫感。

  只不过,这位关底boss现在的表情确实是很僵硬就是了。只不过因为深渊炼魔长了一张典型的脸谱化反派脸,大多数人第一时间倒是认不出来便是了。

  “你……”他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忽然停下了,警觉地看向了天边。在那个方向,七曜极光号的背后流淌着华美的光芒,呼啸着正在向这里快速接近。就像是一只准备掠食的巨大猛禽。船腹下的炮门大大地敞开着,露出了让两位深渊领主和龙裔术士都为之胆寒的炮口。

  贝尔蒂娜二话不说,展开了双翼转身就溜,一个瞬间便飙出去了好几百米。然而贝尔基尔那边,一时间却根本难以动弹,因为陆希再一次抖了抖锁链,竟然把他的一边甲翼都给兜住了。

  “放手!”贝尔基尔大吼道,深渊的魔火顺着锁链传到了陆希身上,将他半身都点燃了。

  无法有效调动精神力和魔力的陆希,连起码的护盾都放不出来,只能凭着血条硬抗。

  ……至于夏多尔丹,当然也被烧到了。不过反正他也是深渊领主嘛,血条比较厚。

  “克雷尔,开炮!”陆希一点忍受着痛苦,一边大声喊道。他的假手上已经弹开了一个小小的翻盖,露出了一个战术导力器的核心——可以用来通话的那种。

  “这,你,你确定吗?”

  “为了胜利,向我开……算了,反正你也听不懂!赛琳娜,开炮!我不会有事的。”

  “这,这可是你说的啊……”导力器后面传来了现任的血族女王小姐发狠的颤音。

  必须要庆幸,陆希的小伙伴还是蛮杀伐果断的,至少大家都不矫情,说开炮的时候倒还真的半点不迟疑。

  当然,当呼啸而来的炮弹化作了巨大的火光将陆希和两头深渊领主吞噬的时候,他本人有没有一点小心塞,我们就实在是说不清楚了。

  爆炸很快便散去了,被炸得遍体鳞伤六只翅膀只剩下四只残废的贝尔基尔,提着几乎只剩下半拉身体的夏多尔丹,仓惶地逃窜着。这两位必须要自豪一下,因为挨了300mm的导力炮轰击居然还没死,就凭这血条也绝对算得上是深渊领主中的最强的几位了。只不过,他们这时候倒实在是笑不出来便是了。

  “那,那小家伙有这么烈性吗?至于,至于就这样要和我们同归于尽吗?”夏多尔丹很痛,但更重要的是满头的雾水。

  “你真以为他死了,别天真了!”贝尔基尔狠狠地道,丧气地抖了抖自己的锁链,但随即又露出了似哭似笑的样子:“我绝对是又被他摆了一道!”

  他真的很想琢磨一下到底是怎么被摆的,但这时候却也不是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了。得势不饶人的七曜极光号竟然开始加速了,而身负重伤的贝尔基尔哪可能跑得过有月光方舟加成的前者呢,很快就被拉近了距离。

  却只见极光号已经完全打开了船舷的炮门,数门机关炮对着一脸呆滞的两头深渊领主便是一阵倾斜。铺天盖地的弹幕一瞬间就封锁死了它们四面八方所有逃窜的方向。同一时刻,月光方舟的力量也在数百米的远处交织成了撕天裂地的电网,同时也将正在开溜的贝尔蒂娜给留在了原地。

  极光号上的小伙伴们的态度很明确,一个都别想走!

  他们可是全程目睹了陆希被火光吞噬的全过程,虽然并不认为对方会这么死掉,但多少还是受到了一点冲击,这时候的精神结构大约都不是太稳定吧。

  “我们应该怎么办啊?”夏多尔丹刚想要开口问,但便听自己的好友沉重地叹息了一声:“恶魔的友谊,能存在是真的不容易啊!可是,既然是奢侈品,那就实在不能再苛求了。”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将夏多尔丹一提,挡在了自己的身前。深渊领主的半拉躯干一瞬间就中了好几发炮弹,在剧痛之中,其不知道是在哪次进化才获得的天赋能力一瞬间便爆发了。他所剩无几的的触须自动展开,扩张,合拢,僵硬,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花盘式盾牌。不只是躯干,他所有的身躯都开始僵硬,固化,随后便如同变色龙一般开始变化了,很快就形成了慑人而肃穆的黑色——那是黑檀石的颜色。

  传说中的“地狱魔网”夏多尔丹确实有这样的能力。当其受到致命威胁的时候,它所有的触须和身体都会瞬间黑檀石化,而且还是附了魔的黑檀石,基本上就成一个几乎不能被击破的实心章鱼盾牌了。

  贝尔基尔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了。至于自己的老朋友会不会被弹幕给轰成渣渣,炼魔表示,你们是不是对恶魔有什么误解?能活下来,对付出生命的好友留下几滴眼泪,这已经是相当有良心相当注重友情的表现了好的伐?

  夏多尔丹在短短的数秒钟就被数百发炮弹命中了。它身上的黑檀之躯虽然堪比太古龙的鳞甲,但却也不可能承受这样的冲击。在坚持了一下后,那仿佛黑檀石雕像般的身躯便出现了触目惊心的裂痕,再持续弹幕的轰击开始扩大。然后,随着一阵脆声的“哗啦啦”,深渊领主的身躯在无数连绵不断的炮击中化作了碎片。

  然而,贝尔基尔却早已经接着这些炮击的反震飞出去了老远。“好友”身躯的遮蔽给自己换来了好几秒的时间,这对他来说也足够了。

  他收回了锁链,瞥了那边一脸懵逼的贝尔蒂娜一眼,带着遗憾而无奈的笑容向对方挥了挥手,开启了传送门,就这么无影无踪了。

  贝尔蒂娜目瞪口呆地看着深渊领主的消失,看着另外一个深渊领主化为碎片,忽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

  她现在的状态也不算好,方才的雷电之网骤然间呼啸而至,自己虽然尽力闪躲了,但动作终究还是慢了下来。而紧接着,对方前甲板上的那三门导力炮也开始了轰击,一副就是要让自己步那两头恶魔后尘的态势。自己左躲右闪,但在雷电之网的包裹中,腾挪的空间终究是太小了,她使尽解数也仅仅只让自己不至于被炮弹直接命中。然而,炮火形成的冲击波终究还是把她的半身给点燃了。

  当龙裔术士小姐终于把这些火焰扑面,用血族的能力慢慢恢复着灼伤时,随即看到的便是贝尔基尔逃之夭夭的传送门余光。

  “最烦你们这些恶魔了,打不过也永远是最会逃的!”她鄙夷地吐了一个唾沫,看着正在气势汹汹向自己逼过来的极光号,一时间有一种孤立无援的悲凉感,弱小可怜而又无助,琢磨着是不是要举手投降。

  然而,极光号却像是没有看到似的,直接从她身边掠过。

  术士小姐微微一怔,随后便看到了跟在后面的一大串飞行傀儡,一时间喜出望外。

  “我还是有友军的嘛,我并不是孤立无援……”

  “轰轰轰!”飞行傀儡们二话不说地就冲着贝露蒂娜这边一顿炮击,导引魔矢、能量射线外加别的各种各样的魔法炮接踵而至。这帮自律兵器可不会因为对方是美女而留手的。

  于是,这位美女在坦然地挨了几发之后,又坦然地向地面坠去,像是已经失去意识了。

  自律傀儡们并没别再补上几发,它们现在的目标一直都是那艘特别拉风也特别拉仇恨的浮空船,要是遇到了别的目标,譬如说贝尔蒂娜这样的,最多也就是顺便轰上一顿便是了,并不准备赶尽杀绝。

  贝尔蒂娜小姐就这样让自己化为了狂风中的柳絮,毫无抵抗能力地飘啊飘,一直飘了好几分钟,飘到极光号和自律傀儡追追赶赶地跑了老远,这才忽然睁开了眼睛。背后那原本已经失去了力量的双翼仿佛一瞬间便被住满了力量,再次有力地拍打起了空气,带动她在空中翻过了身。

  龙裔小姐用力地呸了一个带血的唾沫,愁眉苦脸地感受了一下身上的创伤,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那边的螺旋要塞,叹息一声,扑打着龙翼向正东方向飞去。

  然而,她刚刚才飞了几秒钟,却又听了下来,无奈地哀叹道:“这一出出的到底有弯没弯啊?”

  在她的身后不远处,也悬停着一个披甲的女子,体态身高都和自己差不多,背后也展开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宛若月光般的银色龙翼。

  “你是什么人?”对方冷冰冰地道。

  “……嗯,我的名字是贝尔蒂娜,呃,这不重要。那个,赛琳娜陛下,如果我说,我只是偶尔路过被误伤了的无辜旅人,您愿意信吗?”

  “你猜我信不信?”赛琳娜冷笑一声,依旧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着对方,看得后者开始毛骨悚然了起来……虽然血族和龙的混血其实是没有汗腺和毛孔的。

  “那个,就算您不信,但能不能看在大家是同族的份上,就当没看见我?我不会和您为敌的,而今天……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会在和陆希小,陆希大师为敌了。我可以以历代真祖和龙神巴哈姆特的名义起誓!”

  “这我信。”赛琳娜微微颔首,随即话锋一转:“但我突然不太想放过你了。”

  “喂!”

  “我们是同族啊!只不过,却都是龙族的混血。当年我的父母留下了一对双胞胎,我是大的那个,由母亲和亚雯姐姐抚养,妹妹则由父亲带走。可在此之后,我们便再没有见到他们……只是后来听说父亲加入龙骑士团,在启明战争中陨落。而妹妹也就完全失去了联系。”

  “所,所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贝尔蒂娜一步步地开始挪,露出了尴尬而僵硬的笑脸。

  “你是我的妹妹吧?玛尔蒂娅,这才是你真正的名字吧?”

  “别,别胡说了。就因为我是血族和真龙的混血?这种特例虽然少,但又不可能只有一个。”贝尔蒂娜继续后退,笑脸甚至已经开始干瘪了。

  “哦,是吗?哪里还有呢?”

  贝尔蒂娜指了指赛琳娜,后者一时语塞,但随即笑道:“嗯,记得以前母亲和亚雯姐姐都说过,父亲是个恶趣味的笨蛋,明明没什么幽默感却偏偏喜欢讲没品位的冷笑话,我现在是信了。”

  所以你就确定了?这也太没说服力了吧?

  “另外,亚雯姐姐已经去世了。”赛琳娜的眼神暗了一下,继续道:“但我却已经接过了真祖的权柄,所有的族人和血奴的血脉来源,我都能感受得到。你就是穆恩莱特家的成员,这我百分之百的确定!”

  “……好吧。”贝尔蒂娜终于放弃了分辨,收起了笑容:“但现在说这种话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从出生后就没见过,现在已经有个五六千年了吧?您总不至于指望我扑到您的怀里,哭着撒娇喊姐姐吧。”

  “真是恶趣味,你哪只玻璃心的小公举吗?”赛琳娜撇了撇嘴,满脸都是鄙视。

  哦,结果恶趣味的成我了啊?贝尔蒂娜无言以对,就连白眼都翻不出来了。

  “总之,我的目的很简单。穆恩莱特家,以及赫纳斯王国,需要你的XX和XX。”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贝尔蒂娜露出了恍惚的神情。

  “真是害羞的姑娘啊。”对方促狭地笑:“好吧,这两个词太直接对你这种小姑娘是刺激了一点。”

  刺激个屁啊!老娘可是有五张嘴的人啊!我只是没想到在这种场合会出现这种词汇。

  “那么,说你的花房,和你的面包炉,那应该就能听得明白了吧?”她继续道:“总之,穆恩莱特家只剩下我们两个了,需要继承人。拜阿尔忒弥斯圣座赐福,我们也恢复了生育的能力。建国的这三年,新诞生的血族婴儿已经有上百个了,但真正的穆恩莱特王家还没有。”

  “……所,所以呢?”

  “我想过了,想要一个优秀继承人的话,父亲那边的血脉传承也是很重要的。而现在,就有一个最好的人选!数遍列国,都没有那么优秀的对象了。”

  贝尔蒂娜终于明白了什么,大声吼道:“那你自己去啊?你难道就没有花房和面包……啊呸!你难道就没有XX和XX吗?脱光衣服往那小子被子里一钻啊,难道他还会反抗不成?”

  “这怎么可以呢?我和他是好朋友,这么一钻,友谊就不单纯了。”赛琳娜一本正经地道:“当然了,如果实在不行,我也是愿意这么做的。但是,两个花房总比一个好嘛,开出美丽鲜花的几率也会更大一点。”

  她说得实在是太有道理了,至少逻辑上挑不出什么毛病。贝尔蒂娜简直是无言以对。

  “总之,放下武器吧,妹妹,跟姐姐回家相亲!”